2010年7月27日

[今日剪貼] 依然,故我

01.

集團今年補助我們可以做外部進修,於是我們每週二都一起上英文課。

今天老師教了讓寫作更Modern的方法:Dear Dean後面不要逗點、縮寫不要點、Best regards後面也不要撇....讓我瞠目結舌。

老師說:「相信我,那些,都是Yesterday的寫法了。」

過去所學的事物並沒有錯,只是,現在有...更時尚的方法,看你選擇什麼罷了。

我對我自己說:不用否認過去那些既有存在的,但可以打破一些什麼,試著接納不在自己邏輯思考範圍內的東西看看。




02.

最近太熱了,咕嚕都四腳朝天了。



03.

看到Sue說了一段話:
「今天作健檢~最驚訝的是我的心臟瓣膜在我身體裡面猛烈的拍手~讓我覺得好激動~還好我一直都如此堅強的活著!! 因為我的心臟一直在幫我鼓掌~希望我可以更加油!!」
活著最重要的感覺是什麼?我想,是感覺到自己正在活著吧。


04.

今晚去跑步的時候,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心裡想著一些龐雜的事,結果抬頭看天空,發現天空好大好大。

自己好小。

那我到底,在煩惱個屁呢?

萬事皆有終,這是今天大自然要教我的道理嗎?


05.

每次打開反鎖的廁所門,都會有心理準備可能會看到屍體或什麼的。

膽小鬼的想像力,無遠弗屆。




06.

來自Cora的爸爸的分享:

對於愛,我們常封閉心靈,將自己防衛得固若金湯; 對於惡,我們卻又心門大開,容讓罪攻城掠地,腐化自己。(聖經創世記6章1~12節讀後感) 
「有了愛就沒有恐懼;完全的愛驅除一切的恐懼。所以,那有恐懼的就沒有完全的愛,因為恐懼和懲罰是相關連的。」(聖經約翰壹書4章18節)


我還不夠懂愛,我想。

那麼,我會盡力學。用愛袪除恐懼。






-

2010年7月17日

阿嬤的世界末日


這位水塔家的民眾,你們應該趕快出來看這片雲阿


今天問了阿嬤一個問題。


我:「阿嬤,妳相信有世界末日嗎?」

嬤:『阿ㄉ一部電影阿。』連這個都知道!!!!!!!

我:「那個....我是說真的世界末日捏~~~」

嬤:『喔,速芥末日喔,一定會有的嘛。」

我:「為什麼?」


嬤:『妳看,這個世界上人越來越多,越來越擠了,而且壞人越來越多、做越來越多的壞事,最後有一天,一定會毀滅的,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而已。』(全程以台語發音。)

我:「所以你覺得世界末日是因為,人越來越擠和越來越壞,最後就被擠死、和壞死?」這個結論很怪,我知道,阿嬤也知道。

嬤:『反正.......世界末日一定會來。』

我:「那你會怕嗎?」

嬤:『怕什麼?!我幹嘛怕阿!?』




我沒有追問原因。



但我對於阿嬤對世界末日的定義,覺得很有趣。她不是因為人類不夠環保、不是因為冰山快融化了來定義世界末日的肇因,而是因為----人口和人心。



下次再來問阿嬤別的。


-

2010年7月15日

真心話,不該賭氣地說

衷心的提醒自己,這件事。

這一關,我一樣要真誠的過。



-

2010年7月12日

花蓮記憶(二):一座藍綠相間的城市

每個城市都有顏色,對我來說。高雄市是黃色,高雄縣是靛青色,台北市是金屬灰色,台北縣是綠色。

花蓮對我來說,目前把它歸於--- 一個藍綠色條紋相間的城市。



台灣的峽谷,台灣的青年,勇健阿!


▲太魯閣應該從小看到大一點都不陌生了。但每次看到還是會不禁想像,自己好像變成一個小矮人,穿梭在課本上的山脈間。

國外的峽谷是黃橙橙的,我們的峽谷是綠油油的。




老闆,來包七星潭!!


▲是岩岸地形的關係嗎?花蓮的海顏色特別藍、特別深。

沒有太多曖昧不明的地帶。但也沒人敢靠近就是了。那天,大家都沿著岸邊坐在岸上。

我們對花蓮的海是又愛又怕的。





從松園別館往下鳥瞰


▲松園別館並不是這趟我最喜歡的景點,但是從高處往下看,看得到整片的太平洋、看得到海上的船兒、看得到花蓮市區的人們或走或騎。

吹著海風,蠻舒服的。

這個上坡,有種莫名的卡通親切感,超可愛的。




Nothing but leaves



▲松園別館的牆上爬滿了籐類植物。好看。





椰子是親水性動物



洄瀾溪之 岸上真的很多原住民在烤肉,這裡就像他們的祕境



▲來到了當地人常去的「游泳池」---洄瀾溪。現場真的很多大人帶著孩子來游泳,大人就在岸邊烤肉。而且多數是原住民。

這裡人不多,不像其他觀光景點要排隊或塞車,所以感覺蠻舒服的。椰子這個親水性的動物超開心的阿!



藍得要命的花蓮市天空


巷口



▲歡迎來到~~藍得要命王國!!




超大的龍眼樹


▲龍眼樹好大,都超過圍牆外了。如果偷摘牆外的部份,會被抓嗎?




矮圍牆


▲夏天的花蓮,就算不看天空,還是感覺得到藍藍的色澤。





花蓮的藍,是溫熱的、是鄰家的、也是敬畏的。

花蓮的綠,是人文的、是自在舒服的、也是讓人感覺自己渺小的。


-------

花蓮記憶(一):暈車後的鬼斧神工

印象中,花蓮是個很遠的地方。


不管是從高雄繞上去花蓮,還是後來從台北繞下去花蓮,好像非得搬五次車或花個五個小時才到的了的地方。

於是,好不容易到了太魯閣的時候,當下的心情是難以言喻的。

所以小時候,你一定經歷過這樣的畫面:


DSCF0229


爸爸媽媽帶自己來太魯閣,一大家子開著車上來,或是跟著觀光團坐客運上來,先以蘇花公路360度的海盜船拉開序幕後,我們都暈車了。

狂吐後,終於抵達了太魯閣,如此壯麗的風景,所以要開心的全家合照。爸媽擔心底片拍不夠,兒女擔心等等又要上車吐了。

於是,我們小時候的童年記憶裡,都有這麼一段,鬼斧神工但又有點做噁的回憶。

所幸,長大後,小腦的平衡感看來是進步了不少,這次不再暈車了,儲備了更多的體力,觀賞大自然的傑作,心裡總是感動的。


看到中央山脈真的在眼前,還是會興奮一下

▲中央山脈,聽起來是多麼陳年的名詞,但當他真的出現在眼前,被我「看」到、甚至感覺到的時候,心裡還是感動的。

感動課本上的東西都是真的,感動自己擁有這麼特別的東西,在這塊土地上。



到了從小最熟悉的「東西橫貫公路」路口了,司機這個路口停就可以了~

▲高山總是比我們想像中更有深度。一層一層,往後疊,穩穩的坐在那裡,我們就像被他們包圍擁抱著。



老闆,來包七星潭!之牛仔褲與海

柚子家民宿老闆小羅一直提醒我們:去海邊玩,儘量不要下水,因為花蓮的海域水很深,走幾步可能就「下去」了,一定要小心。

他每次講都好有臨場感,以致於我都會有一種腳瞬間踩空的不安全感,腳會忽然軟一下。大自然很神奇,也很值得敬畏的。

於是我們都很聽話的、其他遊客也很聽話的,坐在岸邊。




回程蘇花公路,畫下完美的句點

▲過了很久的隧道後,看到這樣的景象,很難不停下車來。於是我們都沒說什麼,講暴龍一停下車,我們很有默契的拿著相機下車了。

大概是因為隧道的時間多於看海的時間,一出隧道那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看著海平面無限延伸的感覺,讓人好興奮。這大概是過隧道讓人最期待的事---期待柳暗花明有一村的fu。



這是第一篇。這次的旅行真讓我想起很多很多事,就分開記錄了。

回想起小時候那些(小腦)不平衡的回憶,很想跟在太魯閣那臉上看起來儘是無奈的孩子們說:

「長大後請一定要再來一次,這會是你人生回憶中重要的一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