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1日

身後的世界

路口


越是想找到有安全感的事物,就越是容易顯得封閉,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因為有時候,偶爾發病的時候,會寧願只往自己熟悉和可以控制的事物靠。

我試著保持那份悠哉,或是那份對任何事都不怕失去的勇敢,但其實某種程度這些都是來自於我還保持著一段距離。

今天拍下巷口的鏡子,才發現原來我們家巷口仔細看是有些層次的,才發現也許我刻意把一些事情隔離之後,但其實我身後的世界,似乎還很大很大。

很多東西,是我還沒看過的、還沒經歷過的,當然也還沒為此受過傷的。但他們好像還是都靜靜的觀察著我、保護著我。

只是不見得是保護我不受傷害,而是保護我讓我不因為有時候膽小病發作,而失去太多看到Magic的機會。



-

2010年1月27日

超越那些


Let's have dinner.

我想相信人性還是本善的。



2010年1月19日

租片店老闆娘

Dr. House 說:“愛與恨並不是一線之隔,其實是一道城牆,而且每隔20呎就有衛兵阻隔著愛與恨。”

撲,哈哈,這大概是我覺得他講得最沒道理的一句話。



我覺得我似乎是太晚喜歡上這位老頭了。不過一直以來我對於老頭都有著莫名的偏好阿。老頭,老靈魂,老臉,老師,老人,大隻佬....................也是沒有必要為了湊10個硬想啦。

去租「怪醫豪斯」的時候,我們家附近優秀的東X租片店老闆娘看我進來就直接問:「怎麼?最近愛上哪一部阿?」

我說怪醫豪斯。「是朋友推薦的嗎?怎麼都不看我上次推薦給你的另一部阿!」

老闆娘那種熟識感,讓人走進店裡都會忍不住先跟她打招呼,然後聊聊最近的心事,再外加喝一杯咖啡再離開。

我喜歡這種社區型的店!!!!!



整個燃燒起我內心熱情的小宇宙。一種呂驗朋知道了的話會大罵我不切實際的小宇宙---


DVD租片店老闆娘大概是我心目中最喜歡的第二名的職業了。(因為目前已經正在從事第一名了。)

沒錯呀,這個夢想其實偷偷存在很久了,唯一完整說過的大概只有跟香蕉說過,因為他也愛看電影。我這零碎的片段,甚至已經偷偷規劃好了我的官方(社群)網站,和我的社區活動要做什麼了!

不過,似乎是個難以實現的夢,要實現的機會只會有三個:


  • 我發自內心討厭第一名的工作(非常難,是說,這工作雖然不是越來越簡單,但它越來越有趣。如果體會得到的話。)

  • 我繼續從事我第一名的工作,但是我有錢投資(辦不到!因為我不想只出錢,我要自己來)

  • 我繼續從事我第一名的工作,且經營這個店面:要達成這個目標,我可以分成兩種做法來完成他:
  1. 我開發租片店類的客戶,規劃網路行銷活動順便爭取做他的官網,這樣我就有機會付諸實現我社區型租片店社群平台的理想了....
  2. 我可能可以推薦超會辦通路活動或上市活動Bravo PR的幫他們辦一些店頭活動,然後我爭取當他們的99日店長活動的那位99日店長(攝影大哥,這裡這裡,笑),這將可以是一個期滿可以繼續續約的活動,我一定會認真的服務好所有的客人。
  3. 如果要演變成長約,我也可以幫每一家店頭依照他的地勢社區資源來規劃年度活動啦,但很抱歉,這樣的費用由於是量身打造加上用心/細心/執行力,可能會不低,這樣你不如把店頭頂給我。

恩,那看來其實方案還蠻多的。



喔耶!好期待!!!!!

(請注意,此類歸納於“無聊人做無聊事”專區,

請同業同行同產業領域的大家不用當真。或擔心。或害怕。我真的開了店我一定會告訴大家的。)

-

2010年1月17日

用最少的努力

01.

Dr. House說,“用最少的努力,獲得最大收穫,是自然定律之一。”

我一個老實人,似乎太晚領略這件事。因為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只要把努力這張大網撒下,sooner or later 我所期待的好事情就會發生。但看起來,當我必須決定一些事情,甚至改變一些事情的時候,事情不再如我過去的習慣動作後,再如我想像中的快速的發生了。

那一定有某些東西不對了...

過去一直有人在提醒我,我隱隱約約想的起來這些人與這些事,他/她們說:「你的努力定律很好,但這並不perfectly right。」但,現在的狀況,似乎不容許我只是做去字面上的思考和抗爭了。

我想起這週瑪法達說天蝎座的運勢(always沒有韻事,啃),他說:「(大意)天蝎座這週忙碌,很多提案,雖然如此,有時候必須短打出手,但格局或全盤皆能顧及,能拿下XXXX。」

坦白說,我對“短打”兩個字很好奇。那從來就不像是我的形容詞,如果可以是,那又是甚麼原因呢?

經過這週後我開始懂了。在偶爾的一些短打後,我知道我這個慣用長打的人,也許是該調整步伐的時候。



也許該是時候,順應著那些抗議,去思考不同的"改變"做法吧。



這大概會是今年的座右銘。而且比須更快的付諸實現於行動裡。



02.

修養,修養。



03.

修養,修養阿。


04.

修養阿,修養。



-



2010年1月16日

集錦,即景




人生確實是沒有越過越簡單的

當我解決了一個問題,下一個問題遲早會再出現。這與其說是上天的考驗這樣如悲劇英雄般的說法,不如說這是發現自己的機會,隨著解決的問題越來越多,我發現越來越多塊潛藏的自己。

與自己的相遇,有時候很驚訝,有時候卻不怎麼開心,那種感覺,大概就像---本來一直以為自己會生個女兒,沒想到醫生帶著一個有小雞雞的男孩來到妳的面前,對氣喘吁吁的妳說:「恭喜你,是個男孩。」(此無性別歧視之意,無心插柳柳橙汁罷了。)

是開心,但這似乎第一時間更多的是:「你給我滾回去!!」

不過,他終究是來到了這裡--你的面前。你得好好的與他對話,好好的教他養他,好好的與他共度下半輩子。

直到你的下一個小孩出現為止---或許說,直到你真的看到你確實懷著下一胎,你的焦點才會真的轉移....

而成長,似乎就是在這些循環的步伐中,用一些不同的文本包裝著。






那片草皮

這幾天連續幾個提案,擔憂的倒不是提案本身,而是對“期待”這小玩意兒的管理。不希望讓這些扼殺了同事們對期待的大膽與想像。但我也知道不能嘴泡王而已,所以啃,不說了。

在等待的過程中,就到公司動腦區的草皮小睡一下。刺刺的人工草皮倘起來格外舒服。眼睛閉上,涼涼的風(其實是冷氣)吹在臉上,我自己幫自己Key了普羅旺思或巴黎郊區的草皮坡地作為背板。

於是就放鬆了。

就是這麼假掰阿。我忽然想起做瑜珈時,最後的“大休息”,其實也是用想像產生的,用想像帶著自己真正做到目標鐘想做的事。

還能被想像的東西,也許真的很珍貴。



如果是黃菲比的隨身碟,就一定會不見

一個人沒有隨身碟,就像不會騎機車的女生一樣,也許還蠻輕鬆的,因為不用自己存檔案或處理硬體,但真的要去哪,還是要有求於人

所以我黃菲比,總是最後會失去了駕馭機車的能力!


所以就好想買我的麋鹿版隨身碟....



好想睡,啃,我要補眠了。

2010年1月10日

她們累壞了

看貓瞇睡覺是一件幸福的事,幸福到想黏著她們 跟她們一起睡。

今天她們去給人家洗澡,大概是嚇得累壞了,一回來就累得呼呼大睡。


今天他們去給人家洗澡,大概是嚇得累壞了



看著別人有安全感,是讓我最有安全感的事。

看她們睡到連叫她們名字都聽不到,照睡,且摸了她們也還是繼續睡的大無畏姿態....啃,真的好有成就感,也好幸福喔。

謝謝你們,我今天真的狠幸福ㄟ。



(咕嚕還會用手蓋眼睛喔。緩兒倒是察覺了我在拍照。醒了。哈哈)


咕嚕睡覺會蓋眼睛耶



Young @ Heart -- 搖滾吧!爺奶





(上為「搖滾吧!爺奶」電影預告)
當生命邁向遲暮,除了安養天年,還能利用寶貴的餘生做些什麼?
Young@Heart或許是世界上最特殊的一支合唱團。樂團成員平均年齡八十歲、頂 著滿頭白髮、帶著呼吸輔助器練唱的曲子,卻與時下年輕人毫不脫節,無論音速青春(So nic Youth)、酷玩(Coldplay)、電台司令(Radiohead)、吉米漢醉 克斯(Jimi Hendrix)到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首首搖滾經典名曲由他們演繹起來可是遊刃有餘,舞台上正式演出更是光芒 四射。---影片簡介

一直對於“老”這件事,很感興趣。因為總是覺得,老爺爺老奶奶們,比年輕人還要神祕。

畢竟活了這麼這麼久,經歷了這麼多這麼多世代,他們內在的記憶應該是很多很多的,也許我們傻裡傻氣的行為,他們也都看在眼裡。

這支紀錄片把長久以來我覺得神祕的這群長輩們,剖開來了。看到了他們的心情,看到了他們跟年輕人也會有的恐懼,但也看到他們怎麼用他們的智慧面對恐懼。

艾琳阿媽說:“我今年92歲了,可是我都跟人家說我29歲,直接倒過來,哈哈哈“

看起來,覺得自己「老了應該就是老了」的人也是有,但覺得自己「老了但還可以做很多想做的事」的人也是有,而且比他們年輕時更放得開。

一個阿公在訪談間打了一個噴嚏,紀錄片導演Steve說:“God Bless You.”,他回說:「Thank You! It's the first blessing i got today (笑)」

那種帶著感恩的睿智和幽默感,真她馬的有魅力。


導演問佛萊德爺爺能唱多低音?佛萊德示範了一段,然後說:「這樣應該很低了吧?不過主要還是要看我內褲有多鬆。」


挖哈哈哈哈哈啊哈哈阿。靠,好幽默,這位阿公!

幽默感看來是人類身上不會跟著退化的東西阿。



印象很深的還有“三劍客”---藍尼,艾琳,和喬---他們自稱三劍客。

他們總是一起開車去練唱,在車子裡大聲的互相開玩笑,嘲笑彼此,還有大聲練唱。

看到那一段我感觸很深。我幻想著也許我們老了以後還可以跟朋友一起開車出去,例如蔣暴龍--地表上最愛碎碎念的男人--可能依然在前座碎碎念,手勢嘩啦啦的比個不停。無論如何,能有力氣大笑和交談,能有足夠的體力思考和行動,不就是最好的生命體驗嗎?




裡面最讓我感動的是合唱團的指揮。

他真的很嚴格,嚴格到我看了都會為老人們感到心疼。我想如果我阿媽在團裡,我可能會因為阿媽被罵而跟指揮吵架。大家年紀這麼大了,可以不要這麼兇嗎?!



但是,還好,所有的爺爺奶奶都說:「他確實不好搞,但是,我可以應付的!」

還好,所有的爺爺奶奶都說:「他很嚴,可是就是因為他嚴,才有今天的Young @ Heart」

我想我以後可能要忍耐一下,因為爺爺奶奶跟孩子一樣,都在學習,都在成長。只要是學習霍成長,沒有不痛的道理。我怎麼能剝奪他們學習的過程呢?



其實我自己都不知道,等我有一天胸部下垂/走路緩慢/聽力模糊的時候,我有沒有這麼大的熱情---對生命的熱情。

但我希望我有。

因為,看到他們的熱情,會讓人覺得:年輕的我們,更沒有失去熱情的道理。




-

2010年1月8日

膩著奇威!

當有些事情回來的時候,才會發現自己慢慢的在往前走。

記得以前剛升主管的時候,成天還是跟張奇威等好同事去吃飯。那時次集團正在逐漸的長大,一家公司拆成三家公司,我們開始有著跨公司的距離。

凱輪那時候提醒我:應該要開始培養組內的感情,跟組內的人吃飯。我剛開始覺得,為甚麼吃飯會跟帶人有關阿!呵,現在想起來很傻氣。因為後來自己確實在其中發現了箇中的真諦,這件事的價值並不在於吃飯這個行為,而是在於願意花時間了解自己的組員。

於是,我開始了跟同公司同事吃飯的日子,好久好久,也吃出了興趣,呼朋引伴變成必備,到了現在。



DSCF5129


那天去北海道,導遊很貼心的把大家分成三組,很多場合都會依照組別來分配位置,我跟其威在同一組。

一路聽著導覽,或是吃飯,或是逛街,就很自然而然走在一起,一起拍照。

我忽然意識到:我們兩個好久好久沒有這樣膩在一起喔!!!!哈哈,忽然找回以前小AE的時候,成天大笑大鬧大吃大喝亂拍照的熟悉感。

只是我們現在,一個成了媽,一個快要上match.com找對象了(誤)。



當有些事情回來的時候,才會真的意識到:自己真的,在慢慢的往前走。



2010年1月6日

東南方,財位

椰子和泰屁最近瘋風水,問了一個老師之後,回家連夜開始大搬風,房間整個都不一樣了。

「老師說東南方是財位阿,床一定要在東南方向的區塊裡面!」
『那東南方是哪邊?』
「嘿嘿~我跟李泰屁甚至為了這個去買了指南針!!」

於是她很興奮的掏出指南針!!

哈哈哈,這大概是我距離小學畢業以後就再也沒有看過的東西,好懷舊阿~但拿起指南針,腦中卻想起了一眉道長的電影畫面。

『可是如果我把床移到東南區,我的床就會在樑下耶。』
「就看你信甚麼囉,那位老師是陽宅學,所以她比較偏陽宅理論。」

那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我雙手一握,決定開始搬家!!



椰子大叫說我太瘋狂了,但我不知道一個昨天也是收了四個小時才把床移到東南腳的人有什麼資格說我耶。

總之我就搬了!所以我現在跟小椰子一樣---放大來看,請也跟zoom out,我們現在也跟住在內湖的李泰屁一樣---我們都朝著同一個方向睡覺耶!好可愛喔~

如果這是電影的話,影片ㄧ zoom out 我可能就會笑場了。



總之,說了這麼多廢話,大概就知道我最近有多需要財運了!


我連床頭有“缺口”我都拿布和枕頭塞起來----我的人生不能有缺口!!!!!

起碼不能是預警但不補起來的缺口了。




總之,床安東南方,財位是也,期待的實驗是也。



-

2010年1月3日

蓮霧導遊的哲學

去了一趟北海道,認識了一個導遊叫做蓮霧。

路上因為他的笑話實在太好笑,我個人都很捧場的笑很大聲,因此也可以算是一個很稱職的粉絲。




但是粉絲的職責當然不是只有大笑而已,導遊其實很用心的說了很多他看事情的觀點,我覺得挺有趣的。


01. 習慣就是一種標準

他說,日本的飲食其實都很清淡,就是比較鹹一點,不然不油不辣的,其實對身體蠻好的。

“可是很多客人問我,是不是真的太鹹呢?有多鹹?其實這個標準在個人,因為習慣就是一種標準。你習慣了甚麼樣的事情,當你遇到不一樣的時候,你自然會覺得他太過了。”

習慣其實就是一種標準,這句話挺有意思的。我們覺得"凡事太過"的時候,有時候未必代表那件事是錯的,只是他跟我們的標準---不一樣。


再者,這件事的延伸思考是,如果要建立一套標準,也許,最徹底的方法就是讓他變成你的習慣。因為只有這樣,才有一個水平,可以作為好或不好的參考。




02. 加分哲學

第一天導遊就跟我們說了一個遊戲規則:他說第一天他只給他自己50分,我們則每天有10分的空間可以幫他加分,做得好就多加一點,做得不好就少加一點。

很難伺候的我們當然大叫說:那不能扣分的喔??

導遊說:「哈哈~我是覺得有時候生活中的一些事情用加分的哲學來想會比較好啦,比較正面一點啦!」



03. 飲料每天都喝一種不一樣的

導遊說,日本的飲料很多,有的還會明明內容一樣,但硬要出一個不同季節的限定版,或者有特殊的包裝。所以來日本,可以每天都買一罐不一樣的飲料,強迫自己喝沒喝過的,這樣才能真的有“體驗”。

導遊是個很強調“體驗”的人,他說他自己帶團帶了七八年,到現在還沒有把日本的飲料喝完過,可是每次喝到好喝的就會覺得印象深刻。所以他甚至可以跟我們介紹哪一種販賣機飲料好喝。




04. 印象最深的,不是最好,就是最壞

導遊說,「我想你們每年這樣出來玩,你們一定也同意啦,會讓你印象深刻的導遊只有兩種:一種是最好的,一種是最爛的,中間那些普通的,你們還會記得嗎? 不會嘛!所以我也會盡力做到大家都滿意,讓大家都記得。」

他的熱情也展現在小地方上,包括每天集合的立牌,硬要自己畫些543的東西來鼓勵一下大家。




這種“最好哲學”讓我也很印象深刻。事情要做就做到最好,不要不上不下的,等於沒有做。

而他也在這趟旅程中,讓我們全部的人都對他印象深刻,成了目前員旅史上最好的領隊兼導遊。

(我知道我有點誇張了,寫成偉人傳記一般,但原諒一下粉絲的主觀意識,我真的很想這樣寫。)



以上是關於正井話的節錄。



然而,

其實關於他的笑話節錄我個人也紀錄蠻多的,因為他跟楊日薪一樣,是個熱愛打油詩的人,所有的事情描述都很容易來一些厘語。每次都讓我笑到想直接後空翻來表達我對他的敬意。

包括“嘴秋手賤鳥兒死厭厭”,或是導遊的老婆拜拜絕對不能拜紅柿/棗子/李子/梨子,因為這樣就會“尪去隨你來(紅柿棗李梨的台語)”,,,,,等等。



哎,好想再跟蓮霧的團喔!!

很久很久,很多很多

很久沒寫部落格了。誠實面對自己,這陣子對自己來說有點難度。

這個跨年假期,有著些微的心情低落。我猜測大概是因為跨年倒數的那天,數到三的時候,台北101就爆炸了的關係。

沒有數對,累積的心情沒有地方宣泄,好像就忽然一口氣的只能吞回肚子裡。


Tizzy Bac 冬季練歌 Concert

後來今天千鈞一髮的去看了Tizzy Bac演唱會,雖然周圍的人我都不認識,但是卻格外的熟悉。

每一首歌響起,腦子裡就會浮現操場的畫面。因為每次跑步我都會聽他們的歌,當作幫自己打氣。接著許多當時邊跑邊思考的事,好像提領記憶體一般,一個接著一個跑了出來。





那些開心的難過的委屈的瘋狂的,一幕一幕,隨著大家跟著哼唱撼搖擺的節奏,一格一格,隨著那些沒有出口宣泄而在體內到處亂跑的黑暗情緒,他們都忽然從random變成排排站的小file ,讓我可以一個一個存取,一個一個delete。









“Hey dear, it's just a joke 這是我獨有的幽默
想把快樂都傳染給你 忘了你其實不想遊戲


不是有話不說 是有些痛處只能微笑以對
現在過得不錯 只是有些夢想遺失了
Hey dear, it's just a joke 我不停對自己說
沈默,是我的心意 讓你真能做你自己”

記得以前失戀的時候,這首歌會瘋狂的播上一百遍,像沒有明天的邊哭邊聽。Tizzy Bac是適合一個人偷哭的配樂。










“但請別搞錯~人生的路好長  挫折好多
只要想活著  就不該低頭  每天都有關卡等著你過~
如果想追求  那得來不易的愛能永久
得把眼光放在無盡的明天     不是現在或從前
for you for me, 我們都需要奇蹟
夢想很美  我們沒有對不起誰 


我後來是自己傻笑著聽完演唱會的,反正在黑暗中,不會有人看見我的笑相其實有點兒蠢。但我很確定的是,現唱大家也都是笑著的。

就是那種---對,笑著去接受所有的你喜歡的,你不喜歡的,東西吧!

---因為“當我們希望自己變成更好更酷的人,好事情就一定會來靠近我們的,不用我們去苦苦尋找!”(by 惠婷這麼說)


(不知道為甚麼,芭樂的事情被惠婷一講就一點都不芭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