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8日

城市不設限

每次看完旅遊生活頻道《波登不設限》,除了那些亂好吃的想像會留在舌頭味蕾上,更多的是---波登那些耐人尋味的點評---當然啦,最爽的是偶爾參雜著他一些憤世嫉俗或大膽狂放的「生活哲學」。

圖片來源:shirlschong.com


昨天看了一集,主題是「曼哈頓美食」。雖然對曼哈頓不熟悉,但一樣餘波盪漾。


節目中將曼哈頓分成四區,每一區都有一個美食評論家、或廚師、或計程車司機,帶著波登一起去找當地「真的」好吃的。

嗯,大概的說,「真的」的相對是:普遍觀光客心目中認為「有名」的。因為他們介紹的這些店通常會藏身街尾巷弄裡,沒當地人帶路似乎是看不大到。


看這樣的東西本來就珍貴了呀,但!更珍貴的是,可以邊看邊聽波登大放厥詞。


例如:

「天啊~這才是真正的墨西哥美食阿~有這種菜到底為什麼我還要去紅辣椒餐廳?!

「那些卡士達....啐....根本就是給不懂墨西哥美食的人吃的墨西哥菜!遜爆了!」

「對....雙層麵皮....這樣才對嘛!還好這裡離我家只有一河之隔,下次要來不用等一個世紀。」

「這裡離洋基球場很近耶....這很奇妙,一般來說球場附近沒有好吃的。但.....這裡竟然...........!唉!我真的很羞愧~我對我的城市了解這麼少!」



對城市了解這麼少,是他整集不停重複的。他說,他越覺得好吃,心情越覺得沈重。




最後節目結束前,他站在大橋上,以一種沉思的語調說著耐我尋味的話(大概是如下的意思):


這裡離我家,只隔了一條河,卻讓我發現:原來過去我對我所居住的城市的了解,這麼表面。我以後還能探尋多少呢...? 
但起碼,這是個開端了,也許我下輩子才能把答案找完吧。


然後他開始在大橋上抽煙。




我記得看到這裡,我正在吃我手中的小七沙拉,我整個停住、腦中完全陷入空白。


是,我們能對我們所居住的城市了解多少呢?好像假日都快沒地方去了,但真有人問起台北推薦哪裡、或是台北最引以為傲的「故事」...咿....我還真是說不出來一個讓我自己拍胸部的答案阿。

好吧,追不完的,我知道,時代在改變,故事、景點也會不停的被創造出來,我也知道。但我終於是真正明瞭這件事巨大的可怕。因為,也許我們一輩子都不知道最大化的答案,也許過去也壓根沒想過要知道。

也許,若我們願意嘗試謙虛一些些,多抱著一絲絲的好奇,把城市的界線往自己的腳前再移一碼兩碼----

城市不會像我們心裡所認定的那樣理所當然。


像個當地人,也像個觀光客的探索這個城市和人生吧。



謝謝波登。



2010年11月25日

極短篇

01.

每天早上拉窗簾的時候,都會不由得想起國小時,被選為升旗手,站上升旗台負責在國旗歌響起時將國旗升上去的日子。

那時,得跟著國旗歌,一拍一拍的往上升,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要在最後一拍結束時,國旗剛好到位。所以,每次國旗剛~~~剛好到達終點的時候,我會不由自主的,在舞台上內斂的為自己感到驕傲,於是會稍稍挺了一下腰桿。科科。

於是,每天早上拉窗簾變成每天第一個榮耀時刻。



02.

實在是不喜歡會哭的候選人---當他的角色是「候選人」的時候。

嚴苛一點的想,如果什麼都可以用哭解決,那我們為什麼,還需要你呢?

溫暖一點的想,看到你哭,我會更想安慰你,而已。



(拍拍)



03.

今天很深的感觸:不管對象的背景、能力、身分為何,誠懇待人是重要的。

所以無論什麼人、什麼公司來拜訪,我們都要好好的善待。因為那是待人的基本原則,跟我們忙不忙、業績好不好、或是否為上下游廠商等身分...

都無關。

誠懇待人是沒有條件的。


04.

最近因為電腦送修,都用手機從事一切的行動。

收信回信、看提案、寫長長的信、寫短短的訊。

人對科技產品的依賴和習慣正在改變中,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有趣的事,來挑戰有趣的科技時代呢?




*

2010年11月15日

Different People, Different "What If"

「如果有一天 怎樣怎樣,那就....」

即便是感情好的姊妹們,就算躺在一起,說出來的也不一樣.....



我:「如果有一天我比妳們早走,請讓我的喪禮開心一點,我要happy ending」

恩,我是怕死的人沒錯。


T:「如果前男友會來我們聚會,請一定要讓我知道而且我賭XX元....」

恩,她是浪漫而情感豐富的女孩沒錯。


M:「如果馬英九繼續連任總統,我一定要到總統府前面XXX....」

她是政治魔人沒錯。同樣的名字換成某些高中同學也是可以。



C:「如果有一天我變成活死人,妳就把我殺死好了。」


恩,她是惡靈古堡殭屍片迷沒錯............






Love you and miss you, girls.

*

2010年11月13日

小動作

室友憂鬱了一段時間,這點從她對家裡髒亂的耐受力瞬間拉高很多很多,換算成心情的憂鬱程度,可以得知一二。

這個標準一向只適用於她身上,因為我跟張奇威都是「耐受力」極高的人。但上週,有一天我忍不住的說:「我覺得我們應該要來大掃除」,她也只是淡淡的說「好」。


然後家裡就這麼靜止了幾天。

直到今天早上。



『妳今天要幹嘛?』

「我等等....想掃地,整理一下家裡。」她坐在子椅子上很篤定的這麼說。

我當時心裡整個放煙火!!約莫是像花博會煙火那樣的盛大程度吧!

從這個小動作,我知道,至少有百分之幾的她,回來了!!!




我猜想是不是因為,今天早上我們的朋友T的託一位朋友拿東西來家裡的關係。

陌生人來家裡,家裡總會顯得特別的髒亂,這對於有禮的巨蟹座女孩來說,大概會特別明顯。(對於愛面子的天蠍座更是,歡迎大家來我家,這樣我耐受力就會下降....)

T長年在國外,她的國外朋友F最近剛好幫T帶些東西回到台灣,寄放在我們家,室友在招待指引他東西該放哪裡。

當時我正在房間裡昏沉著,聽著外面的動靜,聽到一些電話中和實際的對話。

F:「欸,她的東西有點多有點散落耶,應該需要個箱子。你們有箱子嗎?」

室友:『沒關係啦,放在角落就好了。』

於是當他今天出現時,他手上拿了一個很新很乾淨的大紙箱。
然後他開始搬,並且整理。

參雜一些閒聊。

F:「我常聽T說起妳們的事,所以好像隱隱約約中認識你們很久了,哈哈。」

室友:『是喔,那她有說我們壞話嗎?』

F:「有一點啦....(笑)」

他的憨直讓我覺得有點有趣......但T妳到底說了我們甚麼啊?我實在很好奇!!



一陣尷尬之後,他似乎在找些東西。

F:「緩兒和咕嚕呢?」

室友:『喔喔,有陌生人來他們會躲起來。』

F:「喔喔.....」好像很遺憾的樣子。



室友:『欸~那你接下來離開新加坡要去哪?』

F:「上海或回台灣工作吧!」

室友:『那T那邊呢?怎麼辦?』

F:「恩...我也不知道欸(又笑了)」


我們都知道,T的下一站是去另一個國家工作。他一定也知道。

那個「不知道欸」,已經超乎我們想像中的不知道了----更多的是一些些的不捨慌亂,和豁達。吧。


我想,他真的很在意妳。



--------

2010年11月7日

見樹又見林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但每個人也都必須生活在群體之中,於是乎,我們必須見樹又見林。

與這樣的概念明確的第一次相見,是在大學決定考社會所的時候,讀了由Allen G. Johnson所著,國內幾位社會學教授翻譯的---《見樹又見林》

這本書真的好看,它讓我對於社會學產生了無限的興趣,只是,事隔多年,越發覺得:我當時一定沒看懂,不然不會在後來的路上,還是不停的在人生中面對到類似的課題和瓶頸。

這幾天連著思考這些事的時候,想起過去烙在心中的幾句話。(原諒我無法清楚解釋來龍去脈,所以並非全是「見樹又見林」的延伸,總之就是趴擦的在腦中想起)



01.


我的高中老師美樺老師說: 
「每個女生總是想討好每一個人,但千萬別這麼做。」

這是當時她在我的生活週記上告訴我的。

其實我已經忘了我那週到底寫了什麼,為什麼讓她想告訴我這些,但是我很感謝。雖然在那時這聽起來好像是給青春期女生的專屬建言,但到了長大我才隱隱約約的懂了這句話背後的意思。

因為我忘了「自己」是獨立的個體,我應該先尊重我自己的意識和喜好,如果沒有,那就更別談如何和平的在團體中取得真正的和諧。

因為一切都ㄍㄚ/ 的~~~(翻桌)

回過頭來,如果我不懂得尊重自己原本的意識,那我也不會懂得尊重其他個體的意識,因為只會要求大家朝著一個方向走,而忘記了溝通。

一切都是ㄍㄚˊ的~~~~~~~~~



02.

前法務部長、宜蘭縣長陳定南先生說過的:
「如果討人喜歡和受人尊敬無法兩全,我寧願受人尊敬。」
我很喜歡這句話。

並不是鼓勵自己來做個討人厭的人(畢竟要真的做到那也真是有點難度阿呵呵呵呵),而是思考「什麼才是值得尊敬的事」或「什麼才是值得尊敬的方式」。

當然,我也會選擇後者。

但發現他還是有難度的。偶爾我會勇敢的選擇,偶爾卻只敢默默的、繞手指後再選擇,因為,我還是想討人喜歡。

終於有一天,我確定我在做勇敢的選擇之後,那個曾經我信任且相信的人因而從我的身邊離開了,然後我才理解:

原來陳定南先生說出這番話,是需要多大的勇氣。


03.

親子教育書上說過這樣的概念:
每個孩子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你無法幫他決定或承擔什麼,所以他們有知道、討論、和選擇的權力。

陳定南先生的那番話,雖然是對的,但是我卻百思不得其解放下的方法。但今天接連著想起這句話裡,我想我該放下了。

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如果我們已經試著了解彼此的想法、也給予彼此討論的機會,那麼最後也該學習接受彼此做了什麼「不同的」選擇。

因為雖然是在群體之中彼此牽掛著,但也別忘記我們終究是獨立的個體。我們有著不同的brain,運轉著不一樣的思維邏輯。

加油ㄟ,黃菲比,也許慢慢的還會懂得更多吧....



尤其是關於: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但每個人也都必須生活在群體之中,於是乎,我們必須見樹又見林....這件事。


----

妳們不要吵架!

今天一早就看到Jimmy分享的這個新聞:

圖片來源:壹蘋果


我內心立刻想到:我的火山媽與我阿嬤!她們平常在家的休閒活動就是「火爆的吵架」阿!每次都吵到我覺得會發生什麼。於是,我立刻打電話給她們。

我:「阿嬤,我今天看到一個新聞,夫妻吵架,結果把阿嬤從樓上丟下去!」

嬤:『是喔~~』

我:「對阿,所以妳們不要吵架ㄟ!」

嬤:『哈哈,一定要吵架的阿!我跟你媽就是要吵架阿!』什麼歪理!!

我:「那你換媽媽聽。」

於是我又講了一次。


媽:『喔~不會啦,我不會把阿嬤丟下去啦,頂多她把我趕出去而已。』

這樣是賺到的意思嘛!!!???



總之,我真的希望你們兩個平安沒代誌啦!

2010年11月6日

歡迎加入---玩拼圖不孤僻之最愛拼圖社

其實很久沒有拼圖了,但上次因為拼了一個小小的Hello kitty之後,整個拼圖魂都燒起來!於是,手癢在facebook上創立了拼圖社

沒想到這一成立,引發了很多「隱性」的拼圖迷瘋狂加入討論,這些平常看起來人模人樣的同事、網友、陌生人,竟然都是瘋狂的拼圖迷,講到拼圖手都抖了起來阿!


我想這大概是因為,「拼圖」這個興趣活動,真的是一個挺「個人」的興趣。好像很難找到同好,平常也喜歡「自己」挑戰把圖拼完。簡單來說就是「宅」,而且是很難跟別人分享的那種。

但一說到要買拼圖,大家開始七嘴八舌討論自己最近「拼」的戰績、開始物色別人推薦的主題拼圖、也開始說著第一幅拼好的拼圖是什麼,甚至有人分享去拿塑膠拼圖(台灣國產品牌Pintoo出品)的體驗片的試拼感想後,紛紛開始下單!!

我們根本就是瘋子!不該再安安靜靜獨享了!應該站出來大家一起做點事!!

(做什麼事阿,不過也就是一起當瘋子....)




算一算短短幾天,也有了49名社員了阿!



喜歡拼圖的你
如果還覺得這是個孤單的興趣
Come On! Join Us!!!




對了,加入後,
如果看到右下角的集體聊天室


千萬不要打開來聊天


你一定會後悔。



2010年11月3日

一點一滴

我在急什麼


今天是第一天。

他們用心的準備和回饋,我都記著。天殺的,老娘的勇氣都是從他們身上而來阿!


Keep Walking----我相信,每天一點一滴的小努力、小嘗試,終有一天我們能改變世界,變得越來越像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

2010年11月2日

繁華攏是夢

黃菲比:「我好想買羊毛棉被。」

洪凱倫:『為什麼?』

黃菲比:「因為我這幾天換季,蓋了厚棉被,每天早上都覺得棉被太重爬不起來。」

洪凱倫:『.....那應該不是棉被的問題啦!!!!』







台北繁華攏是夢


今天去買雜誌的時候,順便逛了一下統一阪急,走出阪急,被五光十色給吸引住了。

那畫面約莫20幾年前看過。




小時候,常幻想自己是一個俐落又忙碌的上班族,每天下了班就在鬧區走來走去,跟朋友手牽手逛百貨公司,然後喝杯咖啡並且笑得像「我好幸福」的模樣。

那是我幻想中的「城市」,不管是在台北或是在高雄,或是在任何地方,我喜歡想像中那種都市味道的脈動。

所以仔細想想,除了度假,我似乎從來不是鄉村派的人。

我的生活中如果沒有小七,我可能會有恐慌症;晚上睡覺如果沒有車水馬龍的聲音,我可能會失眠和怕怕;我喜歡看到各式各樣的人在馬路上亂走,觀察他們的有趣度,勝過於看牛走來走去、整條小路都沒有人的鄉間。

所以我完全可以想像王丁丁看到都市會想要「感受」一下的肢體動作:

(請注意最右方的王丁丁,此為他最擅長的「感受」方式。)


(圖:陳大個攝影)


是的,感受。

而我現在,身處在這個繁華夜都市,下了班就可以看到以前夢想中的畫面...但卻發現,這已經不是我夢想中那個「最美」的畫面了。

因為,我還有很多很多,一樣美的記憶和畫面。



我忽然間覺得.....

不用執著於某些景色,只要心真的喜歡那個地方,就都可以很深呼吸的「感受」一下阿~


所以,王丁丁也進階到,到哪都可以感受阿!而不只是大都會的場景了,例如:


公園長椅上



海德堡公園裡



船上







嗯,心定了的地方,就是家,就可以盡情的感受,而不是苦苦追尋那些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執著。



謝謝王丁丁和台北夜景給我的這些。





撲。


---

2010年11月1日

Tap girl 練習中

Tap girl 練習中


那天去舞工廠,小椰子念頭一起,說要練舞,然後就tap tap的跳起了踢踏舞。小椰子說,她小時候的夢想和心願,就是當芭蕾舞老師,她很喜歡跳舞的感覺。

對阿,我回想當時我們成立偶想團體「荷包蛋,好吃椰」的時候,上hip hop課時,就算小椰子被嘲笑沒有舞感,她也用最大的精氣神投入其中阿阿阿~~!

跳不好,so what!

最重要的是,那個時刻感受得到自己的自在。



嗯,這是我最喜歡也最羨慕小椰子的部份,幾乎每個時候,她都自在的享受當下。



-

2010年10月31日

換季

換季


衣櫥換季了,多了很多厚厚的衣物,很滿。

這樣的時機點,一年會來兩次,一次是告別我愛的季節,一次是歡迎我愛的季節,無論如何,都有著具有紀念性的意義。一邊整理,好像也一邊回顧著來時路,然後最後開開心心的完成這個重要的儀式。

不只季節換季,很多東西似乎也都在此時新舊交替著。走出情傷在約會的、剛要閃電結婚的(大S)、準備從情人變夫妻的,喔還有,聽朋友說,最近是轉職潮,也是很多人換工作的時間點。

工作以來,好像沒有特別印象深刻的轉職潮時間點,每個人的離開和進來,都有著自己的信念和理由,與時間點似乎也沒真的這麼相關。這點,從聚會裡---我們討論著工作對自己的意義,幾乎是每週都聽得到的頻率---大概可以略知一二。

但是「換工作」、「換心情」、「換方法」、「換態度」都是換,哪一個才是最該換的?討論後,誰的答案勝出並不重要,因為最後還是得靠自己領會和抉擇。


還好有些事情不會跟著換,就是我們對彼此的真切關懷。那是真心話的源頭阿。四季如春啦~~~~~~~~~

2010年10月16日

我們不要傷心了



那個夏天,冷冰冰的地下室牆壁上,貼滿了一張一張的照片。各式各樣的寫真,那麼大剌剌的掛在牆上,搶占了溫暖記憶的序幕。

如果是一部電影,我會從這個畫面開始,然後Roll上工作人員的名字,roll上主角的名字,roll上配角的名字,並搭上一首有蟬聲的配樂。

第二個夏天,是穿著短袖還是會流汗的天氣,上坡下坡卻這麼稀鬆平常,偶爾透著些不耐罷了。河堤彎彎的,與坡道形成一個完美的立體3D斜橢圓。幻想著我就這麼滾下去,也很好阿,正好是我看去的方向。

第三個夏天,是瀰漫著鰻魚味道的街道,沒有力氣,但有食慾。喚醒一個人的元氣,只需要一個電話,和一頓美味的鰻魚飯和茶碗蒸,還有 一句不悅耳卻有力的默契。

第四個夏天,是時差構成的拼貼沙龍。取景時而變得很模糊,因為想像力與距離成反比的越來越淡薄;時而很清晰,因為一張張明信片構成的是一張美麗的世界地圖。那是唯一唯美的想像,因為線條日益模糊。

第五個夏天,複選題的開始,總是答案錯的那個最容易被記得。但選得很開心,以「點阿點水雞」的方式,這樣的不負責任。

第六個夏天,機車奔馳在車少的縱貫路上,能說的越來越少了。



夏天終於結束了,冬天來了。

不要怕重新開始。我們 不要傷心了。


「傷心是必需的,傷心是無可避免,甚至有治癒能力的,但當好好地傷心完之後,終究必需對自己說「我們不要傷心了!」,然後給自己一個微笑,珍惜活著的日子,和對逝者的回憶。人生中所有的失去都是一樣的。我們因為得到,所以才會失去。我們在失去中學會接受,也更明白擁有的意義。」 from 萬芳



-

2010年10月5日

永遠要記得這一幕

我其實很喜歡每次你們站在台上一起準備回答問題的感覺


924會議,又是一個集團每年最重要的日子,今年精采次集團的大家一樣輪流上台,把我們集思廣益整理後的東西,與全集團的大家分享。

我印象很深刻----
你們一起站上台的那一刻,
你們為彼此回答問題的時候(我還記得Kiwi幫我們精準回答了前進大陸的問題,哈)
你們認真看著發問者的時候。

手機拍不出清晰的畫質,但你們堅毅的眼神比什麼都清楚。





王踩華來了


因為主持上半場的關係,給GM們取了明星般的綽號。華本來不大願意承認她是王踩華(就如同阿靖不承認自己是費玉清。但吉米對於自己是羅志祥則感到滿意)。

不過,看了這張,我覺得她不承認都很困難耶。

每次集團會議的晚上,華都會瘋狂的像喝了三天三夜。千萬不要說「她怎麼會這樣」,而是「她本來就這樣」呀!

螢光幕前的王踩華是不計形象的,在節目中也是認真付出的,嚴格要求自己的笑點的,幕後其實也是個體貼又有智慧的媽媽。


所以,大概是因為這樣,精采次集團的大家,都有那麼一點「認真努力的不計形象」的感覺....(遺傳的還算完整)

我們就是「今晚哪裡有問題」的班底阿~你瞧瞧這照片的神情,對嘴起來都很絕配!


唉呦,雖然我口頭上有答應她:我不會發佈到facebook上,但我沒說不會發到部落格上阿....

媽呀~我人格和信用遲早有一天會破產....




永遠要記得這一幕


我整個九月很易怒,這次回高雄有幾次還覺得阿嬤有點兒囉嗦。於是回房間躺著不說話。

但看著客廳的阿嬤,我忽然覺得:我真是個王八蛋。

久久回來一次,幹嘛!要這樣跟小孩子一樣鬧脾氣!媽的。火山比!

10月,脾氣該收斂一點了。不只對家人,生活中的每一塊,都是。




我要,記得這些畫面,為那些愛我的人們---我的家人、朋友、同事、和客戶們。



------

2010年9月23日

關於咬破乳頭的故事

最近老是想到,以前小時候聽過的「咬破乳頭」的故事。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一個孩子,小時候偷東西,但媽媽並沒有教育孩子分辨是非(或之類的),而是原諒了他,替他去和被偷東西的人道歉。長大後,這個孩子慣性依舊,沒想到偷了更大的東西,最後被送去坐牢。

在法庭上,他說,在坐牢之前,他想再讓媽媽餵一次奶。他媽媽答應了。

然後,他咬掉了媽媽的乳頭。他說:「都是妳,當時沒有好好教我,才會讓我今天變成這樣!」



每次,聽到這個故事,胸部都會忍不住一縮。那應該狠痛狠痛。

只是痛的不只是乳頭,而是心,也許參雜著後悔、驚嚇、沮喪心情的心。而這正是最近心裡的寫照。

當然,我的乳頭沒事,公司裡的同事們也很好,只是不停反覆思考著、預演著。



思考著一時的心軟---為對方的沮喪心軟,最後會造就什麼?

思考著一時的不信任---為對方無法承受失敗的不信任,最後會造成什麼?


-

2010年9月7日

[尋人啟事] 揪竟是誰!!


揪竟!是誰!!!

把孔雀捲心酥冰到公司冰箱冷凍庫阿?!



是誰!!!


這麼專業!!!!



請這位大大站出來


讓我們鼓掌一下好嗎!!



╰(‵□′)╯ 

2010年9月6日

[Book] Eat, Pray, Love

More about 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


我在高鐵上讀完這本書,我不禁欽佩Elizabeth的勇氣,不斷與自己對話的勇氣。

因為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每個情緒轉折這麼深刻,我一個媽呀跟我一點都不相關的旁觀者,都跟著沈溺也再跟著站起來,然後再沈溺,然後再站起來。

這些想必若是當事人,應該痛上數百倍。但她走過來了。

而我們即使每一頁都跟著她呼吸,甚至我們還有能力回頭翻頁查閱她過去的心境,但讀完還是忍不住想問:「所以她到底怎麼走過來的?

(就像看完電影,走出戲院,還是問了旁邊的人說,「所以兇手是誰阿?!」)

因為,走過來真的不容易,不是短短的一句人生座右銘,就可以讓我們一輩子奉為圭臬的。我試圖想從中找出最精華的一句、或一段,但是,處處是掙扎、也處處是精華。

因為每個當下能影響自己的,都是不同的心境。

另外,讓我也一直納悶的是,關於三個國家的旅行順序:義大利、印度、印尼。

也許作者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我其實不停的回想,因為心境的轉換,所以也讓她面對事情的態度不大一樣,會遇上的人自然也不一樣。

如果順序換過來,她還會遇到那些人嗎?包括愛人。

人生真的是一連串的巧合,因為一個決定就可能會和你原本要相會的人失之交臂,或是遇到下一個新的人。也許過好自己的每一步,珍惜每一個巧合,會更重要,因為也許真正重要的人,總是不期而遇。


書都快邊畫邊寫成作業簿了阿!!!!!!我愛!!!!!

再次印證,人生沒有越過越簡單的,但也沒有過不去的就是。謝謝作者給予我們希望。

阿嬤的哈哈哈

阿嬤一直都是我心中最佳的流行指標,只要一通電話「阿嬤,你最近在看什麼?」十之八九會知道最新的電視圈動態---

起碼,也是銀髮族的流行動態。

這次回去高雄,發現阿嬤最近下午都在看這個節目:


IMG_2324



  • 節目名稱:【用心來做伙】
  • 播出頻道:世界電視台
  • 播出時段:每天下午4:00-6:00 
  • 主持人:詠心+世賢(男生走老實路線,負責搭腔,主控氣氛為女主持人詠心)


節目的內容其實大概分成三個部分。

第一個部分,點歌。

觀眾可以call in進去,跟主持人說他想點的歌,然後製作人會找出那手歌的卡拉帶,然後----主持人唱給你聽!

就像這樣:


IMG_2325


主持人其實唱得非常好,畫面也一直變換許多風景照片,阿嬤的評語是:「那些相片都超漂亮的~而且詠心和世賢唱得真好!」


第二個部分,call in 聊天。

很多的阿公阿媽都會打電話進去訴苦、聊天、稱讚(台語又稱「ㄜ樂」)主持人、或詢問生活大小事該怎麼解決。

來自雲林的陳阿嬤說:
「詠心,妳真的很水捏!阿世賢馬是都緣投!恁主持得真的好好喔~我尚愛看你們兩個了~!」

來自台南的張太太說:
「妳哪是我媳婦喔!除了洗澡妳來以外,其他我都幫你做得好好的!妳真的鄒好笑性啦(笑口常開之意)!」

來自台中的林大姐說:
「我的老伴走了.....我是一個好寂寞的孤單老人啦....(開始大哭)....我.....我.....我有時候好想他喔.....」


來自彰化的一群阿姨們:
「黑~~~~詠心!!!咱家現在有七八個人都在看你們的節目啦!!哈哈哈哈哈(眾人大笑)!!!我們終於call in進來了!喔哈哈哈哈哈阿哈哈!」

(彷彿在開趴踢阿這位阿姨!超可愛的~~~)

還有人問:
「ㄟ~我是幫我老婆問啦,請問你們兩個,甘是夫妻?恁默契鄒好ㄟ捏!」

問題什麼都有,但主持人都會以機智又幽默的回應方式,讓觀眾開心的掛上電話。



第三個部分,是廣告,這部份也許不難想像,但我一定要把畫面cue下來。


IMG_2333


中秋節要賣什麼?烤香腸!

所以背景就是 不停滾動的烤香腸阿~~~~~!!!


以及主持人手上拿的,文旦,保證甜、多汁的文旦們,詠心邊吃邊主持節目,世賢則是在旁邊不停的接電話寫訂單,超有fu的!!



看著看著,我忽然發現,大笑的不只是我,還有阿嬤。


IMG_2326



其實,我很想call in進去,感謝他們。

那是一個比看韓劇或綜藝節目更有互動性的節目,它給了阿嬤更人性化的互動。

很多我們說的話,也許阿嬤不會聽進去,但是詠心說「下午可以出去走一走」,阿嬤就真的會出去走一走。

而每個阿姨叔叔阿公阿媽的call in,也讓阿嬤知道,其實還有很多人跟他一樣,在家裡搞操環(擔心的意思);也有很多人選擇開朗的大笑,就像在家裡開party一樣。



我記得,詠心是跟台中那位哭訴的林大姐這樣回應的:

「林大姐,妳聽我說,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心要放給它清啦,過去就讓他過去,愛放ㄟ落心。而且你不孤單阿,詠心、世賢永遠都在這裡陪妳齁!」


所以,我把這個畫面設成了我的手機桌面,我要提醒自己:

詠心只是替代品,阿嬤需要的是真正的陪伴和關心,我要打開手機就記得每天撥個電話跟阿嬤聊聊天。


IMG_2334

2010年8月29日

蔣暴龍語錄:這就叫專業。

蔣暴龍確實,是我認識的人中,最會嘴砲的天才,極具說服力的思考邏輯、和三寸不爛之舌的技巧、以及強勢的整合氣勢,是讓所有宅男都折服的。  
~ 友評家 黃菲比

01.

S最近剛好與一位新認識的聯誼對象去看電影(為了保護當事人,我們採用代號來表示。),看的是「3D食人魚」。於是引發了高中同學幾個臭男生---當然,也包含蔣暴龍---的相關討論。

S:「3D食人魚真是部大爛片。你們千萬不要去看!」

蔣暴龍:「這麼爛喔?你們有看3D版嗎?」

S:「沒有阿,這種片哪需要看到3D版,有差嗎!我還特別選沒有3D的場次。」

蔣暴龍發功:「嘖!都說是『3D食人魚』了,你還不看3D版!!!這就跟看『阿凡達』,結果你只看了『凡達』一樣阿!!」

黃與治:「對阿,當初那個什麼貝武夫,如果不是因為3D,根本也不知道在演什麼~~」

蔣暴龍再發功:「對阿,你還特別選沒3D的場次?!嘖,這個女生真的很可憐。只看了『凡達』。」



02.

S在被大家輪番攻擊後,轉而聊些別的話題。為了保護當事人,我們再度將他更改化名為:W。

W:「昨天我去一個同事家裡玩,他家超有錢的,有落地的投影螢幕耶。而且還有看到他爸媽,人都超開朗的。」


蔣暴龍:「嘖,有錢當然開朗阿!你看過誰有錢但不開朗的嗎?你看看旁邊那位大哥,」

剛好聊天的地方旁邊有躺了一個醉漢,or 流浪漢,無法確認身分。

蔣暴龍繼續說:「你看他,眉頭深鎖,一點也開朗不起來。」



03.

我跟蔣暴龍等其他朋友會合的這段時間,唯一能做的就是殺時間。於是邊逛街邊聊天。

忽然,

蔣暴龍:「唉~」

黃菲比:「ㄟ,是嘆什麼氣?你該不會是要說,如果這時候在你身邊的是XXX(他心中的女神)就好了吧?馬的,以前我喜歡的一個男生,很愛在我們聊天的時候這麼說。你!」

我承認我有神經質和陰影,但蔣暴龍更絕。


蔣暴龍:「ㄟ~這種話,怎麼可以講出來? 服務客戶就是要專一,我現在服務你這位客戶,我就是專心的對待你阿,怎麼可以在你面前提到別的客戶呢。 這就叫什麼? 專 業。

撲,聽到最後一句話我整個要笑翻了!!!!!!!!!!!!!!

「這就叫什麼?專業。」這句話好有氣勢。




04.

蔣暴龍每次在評論某些事情的時候,很喜歡用一種「很跩」的坐姿。


類似是這樣:把手跨到隔壁座位上的椅子去,顯示他講那件事情的「宏觀」感。




於是小椰子,也學了他,但,


完全失敗!!!這種氣勢確實不是隨便學就有的。小朋友千萬不要亂學~~~~~






Miss you guys, my friends.

--------

2010年8月26日

[今日剪貼] 更浪漫的解釋

讀《公共關係理論的發展與變遷》這本書,有些吃力,但說真的,雖然讀得很慢,卻真是好看。而今天讀到一段我覺得相對比較浪漫的對公關的解釋:

Kruckeberg & Starck (1998) 認為公關首要的任務,在找回因都市化而失去的社群感(sense of community),即一種街坊相親、休戚與共的感覺;公關因工業化而產生,本意在為公眾謀福利,結果卻常淪為為私人和企業服務,是否該有所反思?

挺喜歡這種對公關的解釋,因為我真的覺得,公關應該是要為公眾謀福利的。

而且謀福利的方式很多種。不是「只有」鼓吹大家捐錢的那種、不是「只有」上街頭抗議爭取民主的那種,公關謀福利的方式有很多種。最常做的,也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種,就是一直問自己:

「消費者會想知道什麼?應該要多知道什麼?」

把大家需要知道的好資訊,用容易理解的方式告訴大家,基本上就是每天都在做一件好事呀!


好比:

那天因為舅舅身體的關係,我把診斷書send給Jason時,Jason告訴我,之前他們有做過教育乳癌病友如何看懂自己的診斷書。

這,真的好重要。



Win7 發表之後,越來越多人覺得好用,網頁上彙整了很多人對Win7的評價和推薦功能,整個一目了然,我才知道自己其實有更好的選擇。不知道之前,我還傻傻的覺得Vista就夠了,彷彿就是以管窺天的小青蛙呀!

這,也真的好重要喔(雖然這樣說好像我很宅,但我也真的是)。



又好比:

也是因為有facebook宣傳以及好友推薦陽光滋味買一送一的活動,我朋友們才有機會拿一箱吃阿!也因為有宣傳,我才知道他熱量比蘇打餅乾少了快一半!我也才知道:要去買金黃五榖新口味來吃阿!

這,真的不是廣告文,只是一個愛吃鬼對新口味及熱量的重視罷了。對於嗜吃如命的人來說,我們是會用生命捍衛對「吃」這部份~「知」的權力的。





所以,我覺得公關這份工作...真的蠻浪漫的。

--=--

雖然整篇筆記感覺有點開玩笑,但我真心的。真心的~~~

2010年8月24日

[今日剪貼] 忘了帶

「當我第一次犯錯後,我很內疚,但我沒有向我的丈夫坦承,因為我覺得,一定不會再有第二次了。可是,後來,它發生了一次、又一次。到後來,我已經完全沒有內疚感了。.....所以,這次我一定要說。」~Grey's Anatomy Season III

動物最幸運的地方,是在於有情緒和感覺吧。而人類最幸運的地方,我想是可以把這些感覺記錄或記憶下來。

雖然,我們並不常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感覺。但他們可是很誠實的,每天都在我們的腦子裡運作。我可以輕易的假裝沒有看見它、假裝我忘記了原來有它的存在,但它仍然可以輕鬆自在、旁若無人的,在我的左心房上逛來逛去。

等到有一天,我終於,跟它四目相交,瞥過去,瞥回來,發現它還是在看我的時候,我終究知道,是該好好面對那種感覺了。

然後,才真的如釋重負。它說它馬上就會離開,行李會派它的跟班來收拾。

是一種奇妙的相遇。

對不起,我知道你們也許還會再來,下次,我會真心相待。





今天我忘了帶 我的錢包、和鑰匙。

香蕉說:「讓我想到小學的時候忘了帶鉛筆盒。」

天,小學的時候最怕忘記帶的就是:鉛筆盒、彩色筆、和作業本。

後兩者都是選修的,但鉛筆盒沒帶,整天都不自在。嗯,精確一點描述,就像當業務的人沒有手機、就像當阿宅的人沒有滑鼠、就像呂蘿拉出門沒有畫眼線一樣。

就是不自在。

所以,今天回家後,我立刻把錢包和鑰匙塞進包包裡。再三確認。

於是這下想到的是:小學睡覺前,把課本從大本到小本排列好,對著課表實際走過一次書包裡的內容,並且再次確認我的蟯蟲檢體帶了沒、以及家庭聯絡簿有沒有簽名(雖然都是我自己簽的,畢竟家母較為忙碌,阿嬤說她寫字不漂亮。)

以前曾這麼謹慎的每天整理隔天的事情,現在怎麼能不好好處理明天的心情呢?




--------------

2010年8月22日

說了再見








01.

今天去了王丁丁爸爸的告別式,原本我覺得我應該會很鎮定,但一到入口處,看到王丁元在裡面穿梭的背影,我就哭了。

眼淚開始不停的往下掉。

王丁元寫給爸爸的那段致詞,我聽到心坎兒裡。

其實,王丁元像極了他所描述的爸爸---是個有「溫差」的人,雖然外表總是舉止得宜、溫文有禮,但心裡面溫暖、善良、熱情、感性,只是,用他的方式在表達。這件事,一直到今天我彷彿才真正、徹底的感覺到。

過去,沒看過王丁丁哭,只有一次,是我在跟他聊一些苦悶無聊芝麻小事的時候,他說:「吼~~你這樣我會想哭啦!」

只見他表情一變,「呦~難不成他真的要哭惹嗎?!」沒想到我變態的開始從想哭、變成期待看到他哭,那種感覺很像期待中頭彩....

不過,他還是沒哭。但今天,他終於哭得哽咽。

在那段致詞中,我看到了,也聽到了,全場抽抽答答的啜泣聲。



那天Kiwi生日,寫給她的卡片,第一句是我這一年來的心情:

「這份禮物是要紀念,我們從『女孩』變成『女人』,甚至,變成『媽媽』的禮物。」

我們這群人一起認識了很久,基八小路隊的路隊長王丁、副路隊長張琦威、和副乳黃菲比,從AE到現在,從同居、分居、再到一起互相等下班、再分頭回家的這段日子,莫名的,也走過很多不同的階段。

不僅是工作上的階段,也是人生的階段。一關接著一關,一段接著一段,王丁丁你曾說過的:「人生沒有越過越簡單的。」

只是這一路上我們互相手牽著手,看到、驗證了這一句,也驗證了:「雖然不簡單,但也沒有過不去的。」

人生還很長,所以我們現在都還不急著為人生太早下定義。但這一路來的經歷,能有你們像家人般的陪伴,即使是無法預知的人生,我也不害怕了。


王丁丁....今天,為你心疼,但卻更為你驕傲.....就如同你在文章裡說的那段話:

「有部電影說。當孩子能夠背起爸爸,就表示孩子長成了。有次出院回家背您上樓,就想對您說:『爸,謝謝您,我和弟弟都已經長大了』背上的身軀一點也不重,媽媽和我們的家,都還有上帝的保守與看顧。」

看著你背起那重擔,這也許也是你的另一個階段吧?別忘了,我們都在,我們還要一起經歷很多階段呦~~


02.

離開會場後,我打了電話給好幾年沒有聯絡的爸爸。

很多愛恨情仇、很多宛如夜市人生劇情般的糾葛云云,我不想再掛在心上,甚至讓那些破碎的記憶,破碎了另一顆早已破碎不堪的心。

愛要趁早。

我是愛你的。



---------------

2010年8月11日

破音還是會拿麥克風的王丁

昨天晚上下班後,跟格格奇威一時興起去唱歌。

畢竟只有三人阿,唱到一半快不行了。偏偏志炫老師的「離人」出來了。

奇威:「這時候如果王丁丁在,他就可以幫我們唱了。」

我阿:「對阿!而且他會說『你們很見,我真的沒聲音了啦!』但前奏走完他還是會拿起麥克風。」

格格:「沒錯~~~破音也會唱完~~~」





忽然粉想念休長假的王丁丁!!!

與你同在!



-------

[今日剪貼] 少年與老成之間

每次看影集,總是會看到一些異曲同工之處。

不管是Grey's Anatomy、開朗醫師奉達熙、還是Dr.House,只要是關於有「職場老鳥」和「職場新鮮人」一起共事的場域,就會有一些看似很像的文本、和一樣的衝突點:

資深一點的人,
容易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而漠視他人的建議。
容易忘記過去當初自己走過的路、吃過的苦。
容易以為每一件事情都很容易克服。
容易低不下頭說自己錯了、或自己也沒做過。
容易說「寶刀未老」


不這麼資深的人,
容易沒有自信,
容易認為自己或自己在做的事沒有價值,
容易用「迷失自我法」的方式來宣洩壓力(這點我也覺得很妙)
容易把情緒放在第一位。(也包括:「熱血」、「熱情」這樣的情緒。)
容易說「真的老了。」



那麼,我到底是資深的人還是少年人?

我想,
我都是,
我可能前一刻是個驕傲的資深的人,這一刻卻手足無措的像個孩子。


我得盡量提醒自己記得:
不管在哪裡、幾歲,
當個謙虛有禮的老成者。
當個虛心受教的少年人。


----------------------------------------------

2010年8月8日

海寶長大了


海寶長大了。最近很黏媽咪,所以我們旁人幾乎沒有插手的機會。但忽然覺得這樣的「黏」,好窩心。

學習力超強的海寶,只要拿到遙控器(不管是冷氣的、電視的、DVD的),就會習慣性的將遙控器指向電視,假按。

簡直就是太可愛了阿!!!!!!!

他好會學優!!!!!!!!!!!

就像上次聽奇威說,因為一起動腦,他看著羅格叔叔在席間不停的抓頭髮,回去後他竟然也開始兩手從耳側抓起了頭髮。這簡直就是unbelievable的可愛阿!

哈哈,可愛的海寶,雖然乾媽都沒幫上什麼忙,但好愛你優~~~~~~~~

你一定要平安長大喔!

也記得永遠要像這樣,三不五時給你媽媽一個最sweet的擁抱.....



--

2010年8月7日

後青春期的顏色

國小的時候,對喜歡的顏色有著極強烈的認同,因為心裡總是要備著兩三個顏色,好在同學給我寫畢業紀念冊的時候,可以寫上:

紫色藍色紅色  --> (採用會翻轉的那種箭頭)是好色喔!!」


長大以後,步入青春期,發現自己原本喜歡的顏色,不見得是適合穿在身上的顏色---或者是說,不符合潮流雜誌中的穿搭守則:

Hey!皮膚黑的人,千萬不要穿紫色,否則指會讓妳皮膚更加黯淡!

身材較圓潤的人,可以採用深色系穿法,有效用視覺讓自己看起來更瘦喔!


就這樣,一直以來,我的衣櫃裡再也沒有紫色、紅色、黃色、白色這些會讓我又黑又胖的衣服,反而有一大推黑不溜丟、自認為會比較瘦的衣服。

有時候買得太多了,還會忘記哪一件總是沒被我穿到,姑且稱之為「打入冷宮黑」。



直到近兩三年,發現自己可以嘗試一點其他的顏色,於是特別提醒自己可以買這些鮮豔的顏色。連粉紅色這樣原本被我這種男人婆排拒在外的顏色,都買到手了,(自認為)堪稱是一大突破。

我想那些潮流雜誌應該都在哭吧。

於是越穿越覺得開心,買衣服的時候會特別留意一些亮色系的衣服,這不知道是什麼補償心態。好像小時候被虐待久了,長大自然會常常想犒賞自己。就像解放了一般。

小可愛,以前總是沒有白色,於是買了兩三件替換; t-shirt,以前也總是沒有白色或粉紅色,於是買了各種形態的上衣;

我一直提醒自己:記得要買就買衣櫃裡沒有的顏色的衣服喔!



結果那天整理衣櫃,試著用顏色分類來掛衣服,竟然發現:顏色佔最大比例的,是(粉)紅色系和白色成為最大比例的顏色。

而我電腦螢幕上卻停留在購物中心的白T專賣店或粉紅色襯衫小舖。



是我們總是一直在放大自己手上沒有的東西?還是太習慣將手上有的視為理所當然?



---

" Go or Stay?"

一個毒蟲,因為激烈抗拒被送出院,因此不慎在醫院摔傷而腦震盪。

腦部斷層掃描做完後發現,嚴重的腦軸偏移與出血。必須立刻做腦部手術。

「史蒂芬醫師,妳要回家嗎?還是要留下來?」

『腦部手術嗎?你在開玩笑嗎?』當然要留下來的意思。


當一個實習醫生,她的輪班時間早就結束了,她的男友在家裡等她,可是她選擇留下。

劇中的他們,會為了各種高難度手術而興奮,如果不能進手術室看,也會站在高台上觀摩,並問自己會怎麼做。




鏡頭拉到另一幕。

那是一個週末,四個人終於脫下白袍,在家吃披薩、看電視、喝啤酒、大笑。他們在看什麼?

電視畫面是:外科醫師手術錄影片。


他們看得好專心,片中醫師的巧手一個高潮,還讓他們驚呼不已。

那精采的程度,就像在看世足賽。



很多人在這時會嗤之以鼻的說「真是工作狂~」,或是無奈又幸災樂禍的說「放過你自己吧!」,但,看著《實習醫師》裡面的這些片段,我實在很懂他們的心情。



我並不是想在這說明:留下來動手術的人或是看電視的人比較優秀,不是,最後選擇了什麼並不是重點。



我感受到的是,他們眼中的那些,早就超過「工作」的層次。或者更精確的說,超過了一般人對「工作」的定義了。


如果眼前有個東西,讓我就像看世足賽一樣愉悅、讓我就像看電影一樣開心、讓我有想繼續追求與崇拜希望自己更好的動力,

而----那剛好是我的工作,我真的會覺得,那很幸福。


也很難得,但難不難得到,又是另一個課題。



Anyway,披薩、啤酒是少不了的。



[後記]

"You missed your party?"

"Life as a surgeon.(笑)"

"Yah, and love every minute of it"

挺可愛的。

-------

2010年8月2日

[今日剪貼] 半途而廢宛如一個世紀

我老是一邊嚐鮮,一邊在做一些半途而廢的事。沒有人能說這是好、還是不好。

除了我自己。



今天逃進租片店,原本打算空手走出來,沒想到租片店老闆娘強烈且熱情的建議我把「實習醫生」帶回家。

雖然這週忙爆了,但我還是帶了。

對了,「帶」,就是「買」的意思。例句:「這件很好看,我自己都『帶』兩件喔!」我跟呂羅曾認真的討論過,為什麼路邊攤的妹妹們都要說「帶」這個動詞。超級生動又超道地的。



總之我帶了,誰叫我如此的愛這位老闆娘熱情雞婆的個性,完全就是符合我心中理想的租片店老闆的條件。

看了一集,我腦中忽然叫回了上一次看「Dr. House」的記憶檔。

那是冷冷的冬天。裹在被窩裡,腳上穿著毛襪,全身打著哆嗦,手不時還得抱著熱奶茶。然後,敲打著鍵盤,分心回應著MSN。

一切都好像是上一個世紀的事了,沒想到,也過了(掐指一算).....六個月了。


是一個冬天到夏天的轉換,心上掛念的事卻完全不同了。

沒事,我沒事,只是我又再度的,半途而廢。




.....

2010年8月1日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More about 讓你瞬間看穿人心的怪咖心理學


最近在看這本書「怪咖心理學」,英文書名是《Quirkology》,是Richard Wiseman集結各種搞怪的心理學實驗報告的紀錄。

無論是實驗動機、實驗設計、或實驗結果,整個讓我一邊拍案叫絕,有趣的部份還一邊做筆記。


第一個讓我感到驚奇的部份,是「他們為什麼想得到這種方式來印證?」的「實驗設計」。


關於實驗設計



比方說,康乃爾大學的兩個教授,為了比較人們獨自快樂和與人在一起同樣快樂的微笑次數(這動機也很妙),

幾經思考,他們想到一個絕佳的研究場所---保齡球場。他們發現玩球的人獨自拋出球並得高分時,通常會獨自快樂;但等他們轉身面對球友的時候,他們也一樣快樂,但是那是和其他人互動。

用保齡球場的方式來實驗,確實融合了個人情緒與團體情緒兩個部分,這,真的好有創意!

而且他也整理許多從古老年代到近代的科學家做的實驗差別與進展。

可以看到雖然是為了同樣動機,但為了讓實驗更具說服力,實驗的設計也會推陳出新,去彌補上一代科學家的「bug」,也去發現更多周邊的有趣現象。

而那種「debug」的方式,真的有點像是那天讀書會Sarah提到的:「創意不完全是從零到有,而是解構與結構重整的產出。」

好奇妙呀。



第二個讓我驚奇的部份是,這一章提到的「真假微笑」。




杜鄉微笑V.S.泛美式微笑


看到第二章的「欺騙心理學」,裡面第四節提到「真假笑容」的差異。



科學家為了知道怎麼分辨出真笑和假笑,做了很多種實驗,推陳出新的實驗。

直到有個法國科學家,叫做杜鄉(Guillaume Duchenne),相對於以前的科學家,用已死的死刑犯做實驗,他採取較文明的方式,找一位「活著的人」,拍攝活人臉部因為受導電時的表情,並在1862年發表了一本著作《 人類臉部表情機制》。

(怎麼聽起來沒有比較文明....)


拍了數百張照片後,他發現了虛假微笑的祕密:

「電流導入臉頰時,嘴巴兩邊的大肌肉(顴大肌)會讓嘴角上揚,形成笑容。杜鄉接著比較告訴受試者笑話以後所得到的笑容。真的笑容不僅用到顴大肌,也會用到兩眼周邊的眼輪匝肌。 
....杜鄉發現眼部肌肉的收縮試無法自主控制的,只有『內心的甜蜜感可以加以啟動』。」
書中把虛假為笑稱之為「泛美式微笑」,就像泛美航空的空姐會這樣笑;真實的為笑稱之為「杜鄉微笑」。

後來一九五零年代,科學家又繼續研究一群女大學生長達五十年,他們先觀察當年大學畢業,紀念冊上一半露出泛美微笑,一半露出杜鄉微笑的學生們,把她們分成兩群。

再追蹤後續50年的生活,結果有驚人的發現:

「杜鄉微笑比泛美微笑的人,更可能結婚、維繫婚姻、過得更幸福、健康。」

所以,讀完的那一刻,我忽然想到很多拍照的笑。忽然真心的覺得,


就算我笑起來像胡瓜!


我也要自然的笑阿!!!


----

爬山吧!女孩

我:「椰子,妳明天想爬山嗎?」

椰:「好阿。」

我:「那走,我們明天去爬山吧」


今天的路線,我們要到枇杷洞瀑布,也是三貂嶺的最高層瀑布喔


於是我們去了,上週因為下雨沒有爬成的三貂嶺。雖然一開始下了三貂嶺車站,就被一個氣喘吁吁的爸爸恐嚇,山上虎頭蜂超多,我們女生的香味可能會吸引他們攻擊,叫我們最好不要上去。

他的兒子還在旁邊說:「我們男生這麼臭都被追殺了....」

看來他們受了很大的創傷。我們一邊害怕著,一邊想說那至少拍個照回來(什麼觀光客心態),一邊詢問下山的登山客。發現今天沒啥虎頭蜂。



那剛剛那對父子怎麼了?於是我們還是不怕死的上山了。


準備正式走入步道前,我想起,其實我很久沒有登山了。




沒想到,真的要害怕的才要來。



走著走著,一句「反正這鐵道這麼短」於是我們決定正常路不走,去走騰空的鐵道。我們心想,應該是廢棄的鐵道了,不會有火車經過。


走著走著,就遇到這個騰空的鐵道




就是右邊那一道,非常短吧。結果椰子走到一半懼高症發作,停住了。

「bibo我不敢動了...我真的不敢動了,木板間隔越來越大了,我跨不過去~~~」


身為黃大膽的我,就回頭拉著她走,沒想到!!!!!就在這時候,竟然聽到火車鳴笛----火車要來了~~~~~




幹。

當時我腦中閃過好多好多剛剛在車站看到的警告新聞:「攝影師行走鐵道,遭火車輾斃」、「遊客重聽,不慎遭火車輾斃」之類的畫面。

「椰子快!跟著我走!」三步併作兩步,終於到了對岸。


我們分開躲到鐵道兩邊,不想被火車摩擦到。

走到一半,小椰子懼高症發作,我拉著她走,卻聽到火車的鳴笛聲。難道新聞上說遊客被火車輾斃的新聞真的會發生嗎?!快走!小椰子!!!!!



火車過去後,驚覺:我們活下來了。

火車過去後,留下小椰子驚恐的臉。我們真的逃過了一劫。


這一驚險鏡頭拉開序幕,我想後面沒什麼好怕的了。


這一路椰子不停的跟我分享以前登山的經驗,幫我上了一堂登山課。登山看來從想像到實際運作,變成了一件有趣的事。


我一直在回想,以前我超級討厭爬山的,總覺得那是我壓根不會想參與的行程。

後來才憶起,好像是因為之前看了「艾蜜利之東京未婚妻」,裡面一段描寫登山的心路歷程和驚險記,文字中描述的畫面之精采,讓我重新看待「登山」這件事。


More about 艾蜜莉之東京未婚妻




因為那一段刻骨銘心的文字,登山再也不只是氣喘吁吁的事了。她可以是很多與自己對話、從大自然找到力量的過程。


爬山吧!女孩!


------

2010年7月27日

[今日剪貼] 依然,故我

01.

集團今年補助我們可以做外部進修,於是我們每週二都一起上英文課。

今天老師教了讓寫作更Modern的方法:Dear Dean後面不要逗點、縮寫不要點、Best regards後面也不要撇....讓我瞠目結舌。

老師說:「相信我,那些,都是Yesterday的寫法了。」

過去所學的事物並沒有錯,只是,現在有...更時尚的方法,看你選擇什麼罷了。

我對我自己說:不用否認過去那些既有存在的,但可以打破一些什麼,試著接納不在自己邏輯思考範圍內的東西看看。




02.

最近太熱了,咕嚕都四腳朝天了。



03.

看到Sue說了一段話:
「今天作健檢~最驚訝的是我的心臟瓣膜在我身體裡面猛烈的拍手~讓我覺得好激動~還好我一直都如此堅強的活著!! 因為我的心臟一直在幫我鼓掌~希望我可以更加油!!」
活著最重要的感覺是什麼?我想,是感覺到自己正在活著吧。


04.

今晚去跑步的時候,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心裡想著一些龐雜的事,結果抬頭看天空,發現天空好大好大。

自己好小。

那我到底,在煩惱個屁呢?

萬事皆有終,這是今天大自然要教我的道理嗎?


05.

每次打開反鎖的廁所門,都會有心理準備可能會看到屍體或什麼的。

膽小鬼的想像力,無遠弗屆。




06.

來自Cora的爸爸的分享:

對於愛,我們常封閉心靈,將自己防衛得固若金湯; 對於惡,我們卻又心門大開,容讓罪攻城掠地,腐化自己。(聖經創世記6章1~12節讀後感) 
「有了愛就沒有恐懼;完全的愛驅除一切的恐懼。所以,那有恐懼的就沒有完全的愛,因為恐懼和懲罰是相關連的。」(聖經約翰壹書4章18節)


我還不夠懂愛,我想。

那麼,我會盡力學。用愛袪除恐懼。






-

2010年7月17日

阿嬤的世界末日


這位水塔家的民眾,你們應該趕快出來看這片雲阿


今天問了阿嬤一個問題。


我:「阿嬤,妳相信有世界末日嗎?」

嬤:『阿ㄉ一部電影阿。』連這個都知道!!!!!!!

我:「那個....我是說真的世界末日捏~~~」

嬤:『喔,速芥末日喔,一定會有的嘛。」

我:「為什麼?」


嬤:『妳看,這個世界上人越來越多,越來越擠了,而且壞人越來越多、做越來越多的壞事,最後有一天,一定會毀滅的,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而已。』(全程以台語發音。)

我:「所以你覺得世界末日是因為,人越來越擠和越來越壞,最後就被擠死、和壞死?」這個結論很怪,我知道,阿嬤也知道。

嬤:『反正.......世界末日一定會來。』

我:「那你會怕嗎?」

嬤:『怕什麼?!我幹嘛怕阿!?』




我沒有追問原因。



但我對於阿嬤對世界末日的定義,覺得很有趣。她不是因為人類不夠環保、不是因為冰山快融化了來定義世界末日的肇因,而是因為----人口和人心。



下次再來問阿嬤別的。


-

2010年7月15日

真心話,不該賭氣地說

衷心的提醒自己,這件事。

這一關,我一樣要真誠的過。



-

2010年7月12日

花蓮記憶(二):一座藍綠相間的城市

每個城市都有顏色,對我來說。高雄市是黃色,高雄縣是靛青色,台北市是金屬灰色,台北縣是綠色。

花蓮對我來說,目前把它歸於--- 一個藍綠色條紋相間的城市。



台灣的峽谷,台灣的青年,勇健阿!


▲太魯閣應該從小看到大一點都不陌生了。但每次看到還是會不禁想像,自己好像變成一個小矮人,穿梭在課本上的山脈間。

國外的峽谷是黃橙橙的,我們的峽谷是綠油油的。




老闆,來包七星潭!!


▲是岩岸地形的關係嗎?花蓮的海顏色特別藍、特別深。

沒有太多曖昧不明的地帶。但也沒人敢靠近就是了。那天,大家都沿著岸邊坐在岸上。

我們對花蓮的海是又愛又怕的。





從松園別館往下鳥瞰


▲松園別館並不是這趟我最喜歡的景點,但是從高處往下看,看得到整片的太平洋、看得到海上的船兒、看得到花蓮市區的人們或走或騎。

吹著海風,蠻舒服的。

這個上坡,有種莫名的卡通親切感,超可愛的。




Nothing but leaves



▲松園別館的牆上爬滿了籐類植物。好看。





椰子是親水性動物



洄瀾溪之 岸上真的很多原住民在烤肉,這裡就像他們的祕境



▲來到了當地人常去的「游泳池」---洄瀾溪。現場真的很多大人帶著孩子來游泳,大人就在岸邊烤肉。而且多數是原住民。

這裡人不多,不像其他觀光景點要排隊或塞車,所以感覺蠻舒服的。椰子這個親水性的動物超開心的阿!



藍得要命的花蓮市天空


巷口



▲歡迎來到~~藍得要命王國!!




超大的龍眼樹


▲龍眼樹好大,都超過圍牆外了。如果偷摘牆外的部份,會被抓嗎?




矮圍牆


▲夏天的花蓮,就算不看天空,還是感覺得到藍藍的色澤。





花蓮的藍,是溫熱的、是鄰家的、也是敬畏的。

花蓮的綠,是人文的、是自在舒服的、也是讓人感覺自己渺小的。


-------

花蓮記憶(一):暈車後的鬼斧神工

印象中,花蓮是個很遠的地方。


不管是從高雄繞上去花蓮,還是後來從台北繞下去花蓮,好像非得搬五次車或花個五個小時才到的了的地方。

於是,好不容易到了太魯閣的時候,當下的心情是難以言喻的。

所以小時候,你一定經歷過這樣的畫面:


DSCF0229


爸爸媽媽帶自己來太魯閣,一大家子開著車上來,或是跟著觀光團坐客運上來,先以蘇花公路360度的海盜船拉開序幕後,我們都暈車了。

狂吐後,終於抵達了太魯閣,如此壯麗的風景,所以要開心的全家合照。爸媽擔心底片拍不夠,兒女擔心等等又要上車吐了。

於是,我們小時候的童年記憶裡,都有這麼一段,鬼斧神工但又有點做噁的回憶。

所幸,長大後,小腦的平衡感看來是進步了不少,這次不再暈車了,儲備了更多的體力,觀賞大自然的傑作,心裡總是感動的。


看到中央山脈真的在眼前,還是會興奮一下

▲中央山脈,聽起來是多麼陳年的名詞,但當他真的出現在眼前,被我「看」到、甚至感覺到的時候,心裡還是感動的。

感動課本上的東西都是真的,感動自己擁有這麼特別的東西,在這塊土地上。



到了從小最熟悉的「東西橫貫公路」路口了,司機這個路口停就可以了~

▲高山總是比我們想像中更有深度。一層一層,往後疊,穩穩的坐在那裡,我們就像被他們包圍擁抱著。



老闆,來包七星潭!之牛仔褲與海

柚子家民宿老闆小羅一直提醒我們:去海邊玩,儘量不要下水,因為花蓮的海域水很深,走幾步可能就「下去」了,一定要小心。

他每次講都好有臨場感,以致於我都會有一種腳瞬間踩空的不安全感,腳會忽然軟一下。大自然很神奇,也很值得敬畏的。

於是我們都很聽話的、其他遊客也很聽話的,坐在岸邊。




回程蘇花公路,畫下完美的句點

▲過了很久的隧道後,看到這樣的景象,很難不停下車來。於是我們都沒說什麼,講暴龍一停下車,我們很有默契的拿著相機下車了。

大概是因為隧道的時間多於看海的時間,一出隧道那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看著海平面無限延伸的感覺,讓人好興奮。這大概是過隧道讓人最期待的事---期待柳暗花明有一村的fu。



這是第一篇。這次的旅行真讓我想起很多很多事,就分開記錄了。

回想起小時候那些(小腦)不平衡的回憶,很想跟在太魯閣那臉上看起來儘是無奈的孩子們說:

「長大後請一定要再來一次,這會是你人生回憶中重要的一站。」

---


2010年6月28日

狼哪雖,就要....

這個週末的午後,下著雷陣雨,發生了很多事。


椰:「幹,車被拖吊!傘又被偷!提款卡提不出錢!剛剛還沒問到我想問的問題!今天真的好雖!

我:「恩,搞不好,我們這也是一種福報啦。也許我們本來會發生更雖的事。

椰:「所以我現在花850元,但原本我可能是會損失三、四萬塊!

(這人真的很偏激,落差也不用這麼大阿~~~)

我:「對,或是原本我們車不會被拖吊,但是騎出去以後在下一個街角本來會出車禍,可能連命都沒了的那種,所以----我們躲過了一劫!

椰:「也對!所以我們沒有死

我:「對!所以你現在有沒有覺得活著真好

椰:「有!

我:「很好!那我們等等看電影慶祝一下我們活著!

椰:「好!



過了三分鐘,雙方還是各自陷入沉思,可能是在反芻那天的雖事到底有多離譜。

椰還是忍不住:「唉。」了一聲

我:「不要嘆氣!你要想『活著真好!!』我們本來會!死!掉!阿!

椰:「對!!!看電影慶祝!!!!



就這樣,我們去看了《騎士出任務》。


-

2010年6月26日

關於健檢的一些對話

因為要健康檢查照腸鏡的關係,所以收到了醫院寄來的三天份的瀉藥。但,在開始吃瀉藥前,我還必須先趁沒便秘的時候,先取樣正常的便便。

於是啟動了這一連串的對話,讓我想記錄下來。



<討論一> 沒在怕的

我:「幹,這幾天好像吃太多了」
凱倫:『反正你不是要連吃三天的瀉藥了嗎?』

所以說,這幾天可以大吃大喝就對了。



<討論二>  隨時備戰

我:「我覺得我好像快要大便了,我是不是應該先去拿取樣棒?」
椰子:『(看了我一眼)我想,你應該不會來不及拿吧...』

小椰子的建議,總是好中肯。



<討論三> 公共危險

我:「(看著說明書)第三天要吃灌腸藥耶,要拉到「呈現清澈水狀」為止。」
蘿拉一臉驚恐:『你要不要那天請假阿!』
安琪拉:『你要不要乾脆那天早點回家阿!』
凱倫:『我覺得你回家室友也會反對耶!你乾脆去包一間motel!!!』



繼續進行中......


-





2010年6月24日

小房間百態

從大舅的病房看出去,是四面大樓的天井,剛好,可以看見對面及兩邊病房大樓裡,許許多多靠窗的病人的樣貌。

樓下兩層,有兩個婦人在聊天。她們坐在為家屬準備的沙發床上,手還在摳著腳丫子。從互動姿態中看起來,這兩個應該只是家屬的身分。而且應該在這陪伴家屬一陣子了,才能坐出在家裡坐沙發的味道。

隔壁第二間,是一個白髮蒼蒼的阿公,身體瘦瘦的,躺在病床上,吊著點滴,一動也不動,也許是在睡覺。身邊沒有人。

他的樓下,是一個中年男子,小孩子三個乖乖的坐在沙發上。會這麼安份,我想是剛來探病吧。也許正在等媽媽切蘋果給他們吃,也許媽媽也在進來前告訴過她們:「在醫院要乖乖的,不能吵到別人。」無論如何,中年男子看起來挺愉快的。



我們這間,表弟拿著小說躺在沙發上看著。他已經住在這好多天了,這幾天由他陪伴爸爸。我跟舅媽聊著舅舅的狀況,聊著誰送來的蘋果這麼好吃,聊著雪梨怎麼這麼軟、入口即化。好人緣的舅舅叫我幫他吃掉他的水果,因為太多他實在吃不完。

一切其實都像在家裡一樣,說真的,我並不感傷或有什麼負面的情緒,大概是因為,相信這一切會有轉機的。



這些樓裡,每一間小房間裡的人,都是這樣想的嗎?

很希望是,因為今天晚上我感覺得到每一間病房裡,都隱約透著一種希望。


-

2010年6月16日

一顆粽子的力量

小白那天跟我說:「我覺得你這麼愛吃,你應該去做跟吃的相關的事業。」

我在機車後座逆著風,大叫:

「但吃是要每天吃的阿!把『吃』當人生或事業的目標太辛苦了,『吃』必須存在在我生命中的 每!一!天!!!」

是,從出發前的準備、進入餐廳或上桌前的心情、點餐對MENU的眷戀、到上菜後每一口的滿足---- 

『吃』已經是一種複雜而多變的心理歷程,它就像一個生活中關鍵而且困難的環節一樣重要,足以影響一天的心情;也像面對工作掌握進度一樣的正式,不同的時間點就有不同的食物必須做配套---

總之,『吃』真的對我的人生有很重大的意義。



在台北工作的遊子,吃不到家鄉的肉粽,所以每到端午節就一定會至少買一顆,來應應景。

如果身邊有新朋友,我就會開始又囉嗦的說起小時候在家鄉裡吃著菜粽的回憶。

菜粽,材料很簡單,不是走彭派路線的,裡面大概只有數十顆的花生,偶爾會有些香菇吧。但每顆花生,都比我的大拇指指甲還大,花生蒸出來的香味會讓人吞進喉嚨裡都還聞得到;糯米總是黏得緊緊的,每一口都不太會散掉,而且還聞得到粽葉的香味。

哪裡賣?就是隱身在菜市場的那一家小店裡賣的。

事實上應該是沒特別好吃,我也記不得老闆的臉了,但就是有一種讓人難忘的高雄味。喔,還有小時候媽媽丟三十塊給我、叫我去付錢的畫面,那畫面背景是藍色的日光燈打在牆壁上,外頭灑著陽光。

我後來才知道,那味道與畫面叫做「思念」。

「思念」不必總是帶著哀愁的,也不必看著月亮後還要低頭嘆息,大概是過去的飲食經驗太美好,可以帶著自己記憶中的畫面和味道,在台北四處擦撞出不同的火花,也是一種奇妙而讓人興奮的「思念」。

也是用這樣的方式,提醒自己,每個人心裡都有那麼一塊角落屬於自己的思念。

不管那些人有多兇神惡煞、有多低潮難過、有多汲汲營營,他們褪下我們常看到的那一面後,一定會有一塊赤裸裸的部分,是興奮的拿筷子,吃著家鄉粽子的模樣的。: )


今天Karen家的肉粽,恰恰扮演了那樣的角色。

我吃得很快,短短15分鐘,什麼話都沒有說,想著想著,找到了重新出發的力量。



謝謝!端午節快樂!


-

不是媽的我 的教養課

之前陳姓主持人的兒子被羈押一事,媒體、網友都吵得沸沸揚揚的,大家都說他慣壞了兒子。

但我想,如果不是為人父母的人,其實輕易的評斷別人的教養問題,幾乎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並不是要為這位父親辯護,教養確實很重要,但不該由社會大眾,甚至沒有子女的網友們隨意撻伐評論、隨之起舞。

因為你我可能都不懂,身為父母,與孩子中間那種微妙的關係。那種微妙的關係,讓處理事情來並不這麼客觀,因為她們總是真心的在乎著彼此。


天啊,這個部落格難道要轉型了嗎.....

好,那麼不是媽的人,難道沒有機會談教養嗎?真慘,最討厭用這種物理方法貼標籤惹。

因為我最近就遇上了奇怪的現象,我莫名的不停反省:不是媽的人的  親子關係。


近來喜歡看親子教養類的書和部落格文章(最近讀了「管教阿,管教!」)。但我,畢竟不是一個媽媽,很多的學習與心得,只能投注在做人處世道理上的反芻,或是管理上的類比。



只是,我越來越多的時間,腦中裡有著不合時宜的想像:

在一個社區裡,我跟一群媽媽們成天忙進忙出的,匆忙的在門口見了面、打聲招呼,交換彼此的心得。


A媽媽三八的說:「哎呀,我兒子最近考試都考不好,我好擔心喔!」


B媽媽也誇張的說:「對呀!我女兒也是,而且還會頂嘴,我好傷心喔!」


C媽媽接著說:「還好,我兒子很爭氣,一直都讓我很放心。那你呢?」


我,似乎是說:「ㄟ,這些問題也不是沒有,反而很多咧,不過我會找時間好好跟他聊聊、問清楚他的想法。



嗯,我終究不是一個媽媽,我也許看完了數本書還是不懂真正成為一個母親內心的兩難。

聊聊?真的做得到嗎?講道理?孩子真的聽的進去嗎?我可以這麼理智,可能就是因為我根本還不是個媽。

你要這麼說也可以,可是,我是相信這套理論的。

因為我會想起,以前媽媽是怎麼處理我的奇怪行事?阿嬤是怎麼糾正我的行為?後來帶過我也宛如我第二個媽媽的老師們、主管們,她們教我的處事方式是什麼?

印象中,「找時間好好聊聊」是讓我每次學習最多、也最確定怎麼樣讓自己跟別人過得更好的方式。

當然,免不了過程可能會受傷,畢竟忠言逆耳,要坐在那裡忍受別人說自己的不是,難難難。(尤其是我真的很愛面子,凱倫應該非常有感節。)

可是,每一次我都清楚的知道,我是這樣被期待的、被愛的。



我終究不是一個媽媽,但我也開始嚐到人與人之間,所謂的兩難,與愛恨的糾葛。

我也開始體會,在朋友之間,偶爾也會遇到必須仗義執言,說出內心話的時候。

我也開始煩惱,當我自認為對別人有著深深的期待與愛的時候,對方是否也同樣感知?還是誤會大了?

(特別是想起自己年少輕狂時,也曾經在日記本上罵阿嬤真是老古板,為什麼不讓我在國三的時候談戀愛,害我還要偷偷摸摸的。)

這些,我分不出對錯,也許這輩子這些事都不會有對錯,但我越來越相信,當我內心越糾葛、頭越痛的時候,其實也就更能感受到我是越愛著那個人的。

那麼我得時時提醒自己,要用最對和最準的方式,表達我的愛和我的期待。

要繼續的學習。



來自一個不是媽的我的奇怪讀書心得。

----

2010年6月13日

類比的必需

Dear me,

有些事,不能數位化,不能在0與1之間做個選擇,不能如是非題這麼簡單,不像選擇題具有對號入座的要求權。

有些事,需要類比,需要看到過程,需要更深入的體會、看到自己「可能」的樣子。

「就像黑膠唱片和CD,急著壓製成CD時,中間會失去很多看到細節的機會。」

到今晚,我才認真的理解,這些,存在的必須。

謝謝你告訴我。真的。

-

Summer Time---用聽的 踢踏舞




每次看舞工廠的演出,都會有新鮮事發生。

那天是週五的晚上,在西門町的Somebody Cafe,一場雖然不長的表演,但對我來說卻充滿驚喜。


身為團長的郝先生,每次跟觀眾講起美式踢踏舞的故事,都讓人聽得津津有味。

那天一個觀眾爸爸還跟郝先生說:「你真是會講!你講得比跳得還好!」因為,郝先生目前已經退居製作人的角色,已經很少跳了阿XD。但是,因為他娓娓道來說得有趣,讓踢踏舞變得郝平易近人。

而他每一次都會提到的一件事是:

「踢踏舞,可以用聽的。當你閉上眼睛,他就是一個節奏樂器。」

既然如此,那麼踢踏舞者,也可以是一個音樂家囉?這次超有個性的總監兼舞者 Rex(丞佑),也這麼形容踢踏舞者跳舞時內心的聲音:

「我們踢踏舞者,跳舞的時候,內心都會有一首音樂,隨著音樂的節拍來跳出自己的樣子。」
所以,他們請我們內心想著知名的樂曲:Summer time,然後,邊看著他們踢著....

(抱歉,沒有拍到,請想像配著這音樂他們舞動的樣子  XD)






不同的舞碼之間,Rex 也說,

「其實踢踏舞跟爵士樂的邏輯很像,大家在一定的拍子裡一定要一起到,但中間的變化可以自己來做。」

也許是因為這樣,每一次幾乎都可以看到舞工廠在嘗試很多種不同的變化,但拍子的終點,他們會帶著大家一起到,讓大家看到踢踏舞的魅力。

接下來這個段子,是那天最後一曲,也是我除了Summer Time 之外,除了他們用了iPad以外(對不起我好宅,我愛iPad!!),印象最深刻的一首。

舞工廠說:
6/11(五)首次與藝文空間結合發表的小品- 
「非」愛爾蘭踢踏舞ー的精彩片段!
正宗美式踢踏結合新科技的效果,
製造出不同音效的踢踏舞表演。
是許多人最喜歡的片段之一唷。



大家一起看看吧!為用心的踢踏舞者們鼓勵鼓勵~~~~









舞工廠Facebook: 請按此


-

2010年5月30日

班傑明的私人課程

因為這張照片,讓我在運動中心門口瘋狂大笑,心中暗暗的發誓:

靠,這麼幽默的運動中心,我以後一定要常來!


班傑明的私人課程



最近開始愛上台北市的社區運動中心,於是與格格和小椰子組成了「早安晨之友」團,開始了我們早起運動的生活。

之前曾經「練習」每天六點起床時,在早起社群網站上得到了一個早起的撇步,就是:早上起床後,不要刷牙、不要洗臉(當然也不要化妝),直接穿上衣服就出去走路!

這樣的好處是,不會東想西想覺得很想睡回籠覺,走出家門自然會看到很多人已經起床在路上走闖了,也就不會覺得自己孤單。

說真的,我覺得很有效。但,會有口臭,慎防與人近距離的接觸即可。



早晨,在運動中心的人口組成約莫是:




其實還有小部分看起來相當悠哉的貴婦,但比例並沒有在加州健身房高,所以就還是先不說了。

爺爺奶奶們的體力總是比我還好;肌肉猛男會花很多時間在健身器材上,當他在我面前低頭騎腳踏車的時候,我實在是蠻害羞的;清秀女孩看起來好像跑完步還要回去念書準備考試;校隊男孩有用不完的精力,這邊跑跑那邊跳跳的,像一顆永遠站不穩的釘子。

喜歡這裡,比喜歡加州多一點。在這裡感受到的是真正的運動氣氛多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