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9日

日光咖啡

很少寫食記,真寫了應該就是代表很喜歡的意思吧。

那天週日下午,我跟凱輪為了討論業務計畫,隨意亂走走進了這家咖啡店「日光寒舍」(網站裡有照片和資訊請儘管取用)。

這已經是一家有歷史的咖啡店了,它的冰咖啡號稱是「全台北最好喝的冰咖啡」。從客層年齡和老闆的服務模式看起來,的確是一家「成熟」的店。因此我跟凱輪坐進去,一開始還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意外的是不只咖啡,我們點了辣燻鮭魚手捲、原味鬆餅、和薯條,都好吃到我們還想續盤。

連薯條都想續盤耶,有沒有這麼誇張,黃菲比你還有沒有要減肥阿。不過,因為咬下去香香的一股薯味兒就這樣飄了出來,炸得剛剛好,自此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沒有停過....

凱輪更是對原味鬆餅讚不絕口,沒想到只是一個鬆餅、沒有任何的配料水果,卻也令人驚豔,外脆內軟阿,就是一種,你知道,在吃烤麻糬、或剛出爐的麵包的FU(它的確是阿)。

鮭魚手捲就更不用講惹,鹹味恰到好處,華麗的外表讓我一下子就吃完它惹。

當然也是因為敝人在下我總是秉持著「take eating as my job」的精神啦。有食物在身邊我是不會讓他寂寞太久低。



今天其實很疲累有點悶,半夜時分,想起那一條條黃金薯條和煙燻鮭魚,竟然心情好些了。鼻子好像還聞得到薯條的香味,舌尖還有冰咖啡的濃純香...

管今天客戶說了什麼、管今天作了多少事情、管今天花了多少力氣,

我就是我,

此時此刻。








不過真的累了,我要睡了,明天拜託讓我順一點拜託,天靈靈地靈靈,不要再鬧了。

好端端的又變成一篇什麼文阿我的天。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