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0日

【解夢】我的粉刺

昨晚又做了一個怪夢。

我夢到我臉上有一個粉刺,他跟其他粉刺並沒有什麼不同,可是我覺得他蠢蠢欲動,好像是一顆「潛力刺」,所以我決定要擠他。

於是,我輕輕的一擠....


黃色的物體源源不絕的跑出來!有擠過粉刺的人應該都知道,擠粉刺的時候最怕什麼?最怕擠不出東西來阿。所以當他源源不絕的時候,其實我內心,是興奮的。


後來,幾乎沒用什麼力,他已經在我皮膚表面上形成了一個約莫一塊錢大小的粉刺堆。軟軟的。

我看著他,我想說:「應該很臭阿,聞聞看好了。」於是我就拿起來聞了。


沒有味道耶。可能最近蔬菜水果吃得比較多。


但我忽然很變態的,很想聞到他的臭味,因為覺得不臭、就不算粉刺,他怎能不臭!所以我決定把它撥開。

說也奇怪,原本只是粉刺的集合體,竟然已經變成有「內容物」的東西。我把它撥開,然後裡面有黑黑的、一粒一粒的東西。


正想再拿來聞一下,我就醒了。



【解夢】

這我實在不知道是象徵著啥。但一早醒來,我照了一下鏡子,端詳著我的臉....沒有什麼異狀阿,但又覺得怪怪的。

想到昨天跟Mr. J、阿尼基、還有後來跟感應少年討論我的床到底要不要對著樑柱的事(我果然是宗教信仰相當MIX的神經質),於是就決定打掃一下房間,還順便換了擺設,把床移開了。



好無聊的一個夢,和一個週日早晨。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第一屆有志青年趴 (新增小插曲)

(於2008.3.30 11:02 新增小插曲)

這大概是我家裡來最多男人的一天


今天很感動。是一個笑聲不斷的夜晚。是一個小世界六連結理論的印證。

碼特不來恩、eli、阿尼基Mr. J、Eric、小賤、阿闊、小翔、陳大個Kiwi,今天大家一起促成了第一屆的「有志青年趴」。

大家介紹彼此的關係和認識的經過時,發現網路已經不是我們關係的緣起,每個人的故事好像都帶出些友情地圖,其實我們早就在同一張地圖上,只是今晚有了第一次的交會。

聽你們的故事讓我很感動。無論是單身還是已婚,無論工作的領域在哪裡,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認真的生活著。

看著不來恩與Eli在沙發上邊說著求婚的經過、邊緊緊的牽著手,全場的人都感動得爆炸,即便中間也閃到大家有點氣到猛抓頭。

碼特對小闊說:「看到沒!這圈子也是有這麼好的sample!」其實,不僅僅是所謂「你們的」圈子,我們也為你們珍惜彼此的方式而感動阿。

邊看星光大道,大家東扯西聊。小賤說他去算命,每個算命師都說他上輩子是妓女,所以這輩子的感情很輕鬆。這讓我跟碼特想到,我們曾經說,我跟他都因為上輩子可能是大嫖客,這輩子所以感情路不太順,是要來還債的。那....我們跟小賤的地圖....已經畫到上輩子去了阿阿!忽然覺得很對不起小賤阿.....

但是呴,管他上輩子是嫖客還是妓女阿,管她是不是要不要來還債的,這輩子我們也都大和解啦,應該還是值得幸福的啦!



小插曲:

大家一起看星光大道,楊博丞的年輕、露點但又染了金髮的照片被SHOW在螢幕上時,大家忽然有志一同的:「哇~~~」

語畢,
菲比問:「剛剛,大家是在叫那個部分阿?」
大家異口同聲:「身材阿」
只有陳大個:「剛剛那個後面有一個穿比基尼的女生....」

靜默三秒,「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阿」

大家果然注意的都不太一樣阿!這也證明了陳大個真的是異性戀....Kiwi恭喜你了....




好喜歡你們喔,我的新朋友們。這個週末夜笑得很累。(竟然忘了申請請好神 J 幫我按摩~~~~~!!)

下次第二屆的時候,我發誓會把房間打掃的乾淨一點!再讓你們這些酷男來突擊!


相關照片:在這邊喔 (雖然我的圖文都比不上阿尼基大哥啦)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2008年3月29日

很 G 車的 Friday Night


最近因為呂蘿拉台腔台調的關係,搞得整間辦公室都跟著台起來。

最明顯的就是「G」這個字的運用,因為許多年輕人用這樣的字代替難寫的「機」或「雞」,所以用了這個單字,就覺得有假年輕到。

例如:(念到「G」的時候記得要噘起你的嘴,將別有一番風味)

 「ㄟ,我好想吃G排喔!」
 「你很G車ㄟ你」
 「給我那個人的手G好嗎?」

這樣的邏輯,就像鼠年一開始大家都會有的吉祥話:「祝你鼠年有個好的開鼠!」一樣,台台的卻又很可愛,特別是呂小姐蘿拉講的時候就覺得特別的G車。因為效果太不同凡響,每次我們講完都會莫名其妙笑到靠腰(是真的靠腰力的意思),所以我們就一直不停的在使用。

於是我們大家約好,就在精準的辦公室裡鬧一鬧就好了,辦正事、講電話、開會都不可以這樣。

但沒想到今天,我們的網路活動分析課,這個被我們視為很正式的場合,當蘿拉和Sunny在弄電腦的時候,因為電腦已經當機了,蘿拉忽然非常自然而然的說:「ㄟ~當G了耶。」

這時,華已經進來會議室了。也就是說,華聽到了! 於是華說:「當『G』了喔~~」感覺的出來她相當強調這個字!大家只好呵呵的帶過,也不知道為何我們要心虛,大概是覺得這麼正經的場合我們不可以這麼不正經吧。這時蘿拉只好不好意思的說:「ㄟ....我講出來了說....」

經過這狀況,我們竟然變本加厲,更加開啟了對於這個字的愛好。

因此下班前,我跟蘿拉說,我們可以來玩把「機」跟「G」調換的遊戲。

於是凱倫出了一道題目:

我的手 G 是 L 機的 3 機手 G!



於是,開始了以下一連串人的順口溜.......

我想要說今晚的第一名非JASON莫屬了。他帶著點咬文嚼字的ㄍㄟ掰腔調,以及超順暢華麗的演出,搏得滿堂彩。



有「精采花輪」之稱Barry貝利也來了一段,從他優雅的外表身段看來,我想應該是完全無法相信他自己也會有必須念這一段的一天吧。但他認真的做了小抄,還用注音,錄了兩次還是有好效果。

而且我發現大家講完都會有一種害羞又得意的表情,請大家用力捕捉一瞬間。:



Lani的表現真是可愛到了極點,她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完成這一段錄影,口齒相當清晰,特別在Ending的字句上表現得相當出色。



最後,備受矚目的感應少年Chris Ho天生就有股「宅腔」,他的笑點不在「機」也不在「G」,而在於...




始作俑者呂蘿拉竟然沒有拍到完整的影像,好可惜喔!

大家也可以在家練習一下啦,但不建議在工作時使用就是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2008年3月27日

我想當榮子

我,黃菲比,在感情中一向是非常的孬種。

聽話、聽話、聽話,不表態、不表態、不表態,不表達、不表達、不表達。反正,你所能想像任何消極、自閉、又沒種的事情,都會發生在我身上就對了。

但是那天看【戀愛巴士】(對,我今年26歲,我愛看戀愛巴士阿),榮子大哥(是女生)當她發現她對拳擊手有fu的隔天,這男人婆,竟然化了超完整的妝!從那刻起我發現這女生真的超奇妙的。

她開始全力以赴,認真的對拳擊手好、認真的照顧他,幫他洗褲子、單獨與他談話、直接了當的告訴他「你喝醉以後我更我欣賞你」。我想應該許多人都很喜歡那個全心對一個人好、不保留、不做作的榮子。只可惜,後來因為拳擊手的爺爺過世,拳擊手必須回日本。

(心痛!請Google「戀愛巴士 榮子 拳擊手」,你會看到一堆人為他們惋惜阿。)

後來她退出了戀愛巴士,她回憶起「這一段」,她發現那時是她整趟旅行中,最完整、最踏實的時候。

榮子大哥說:「後來,她很後悔 為什麼不是在一開始,就敞開心胸。

為什麼不是在一開始,就敞開心胸?

為什麼?

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無法卸下心防去感受、無法全心的對人好、無法表達真實的情緒,到底為什麼?


榮子這麼說,倒是提醒了我許多許多。

甚至,超脫了感情的部分,我擔心未來在友誼中的我也會有那樣的後悔:為何總是在最後一站大家都要下車的時候,我才開始放心的談心?

幹,我好奇怪喔。碼的。



我想當榮子阿!我希望還來得及。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Note] 答案。選擇。

那天我踏出火車站,我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那個我曾經很在意的女生。

沒有交談、沒有打招呼,但感覺她過得很好。簡單而入時的穿著,很亮眼;自信但不高傲的樣子,讓人喜歡。我下意識的想跟她打招呼,或是跑過去跟她Say hi,大概是覺得想了很久,好像已經跟那人很熟悉似的。當下很驚訝自己想這麼做。

那看來,現在是不那麼在意了。

在意、不在意,好愚蠢的行為。地球並沒有因為你的在意就停止轉動,我們依舊一天比一天成熟,新的煩惱也一件一件的蓋過舊的煩惱,一切都在運行著,即便因為在意的牽絆,我的眼睛變得越來越小。

一直在等別人給我答案,直到那天我才發現,其實我可以自己選擇這個答案,而且,早該做選擇。

真正覺得自己可以做選擇的那一瞬間,心情豁然開朗許多、許多。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2008年3月23日

男人最不想面對的問題

「你到底有多娘?」

男生聽到這個應該都很不爽。

在一個網站上看到「人體GO MAN指數運算器」,測試過了之後,我發現,我身為一個女性,只有一點點娘而已...這好像也不太妙!! 有興趣來測試看看吧。

運算器位置:在此


黃菲比的GO MAN指數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感應少年記事


這也不是第一次寫關於「飄來飄去」的事了,之前就曾寫過一篇「來自好友的Alert」文。這種「真實經歷」的事情,恐怖指數都會瞬間攀升到爆表。

雖說身為一個基督徒,老愛講這種事真的讓人很摸不著頭緒(上帝應該也很頭痛:這個小孩真的很愛講)。但沒辦法,我真的很想鉅細靡遺的把這些「感覺」紀錄下來。


【事情的開始】

時間是上上週,我們一家子人(我、奇威、陳大個)一起去宜蘭礁溪玩,週日晚上回家。那天晚上我頭痛又開始犯了,我想可能是去宜蘭這兩天涼到了,所以我迅速的洗了個澡,就關門關燈要準備睡覺了。當時,我關了燈,黑黑的房間裡很安靜,從門縫還看得到客廳的光線,因為Kiwi還在客廳打報告。

我很快的就睡著了。然後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一群精準的同事來我的房間玩,沒有算有誰,但總之我記得就是一群人來玩。桌上擺著我的電腦,電腦的畫面是一封eDM,好像是我的待辦事項。因為那時候很累,所以夢中的我心裡想:「我不要管EDM了~我也不要管他們了~反正我就是要睡覺,他們再怎麼吵我都不張開眼睛!」然後就在夢中呈現一種「裝睡」的衿持

這時候,我聽到應該是我同事蘭君帶頭說:「ㄟ~菲比都不來玩,那我們來跳她的床。


於是我就感覺到我的床真的在動!

夢總是這樣,假假真真、真真假假,我那時候其實不太清楚那到底是夢還是我已經醒過來,但隱約感覺到床在動。但我還是很堅持:「我絕不睜開眼睛。」

結果,他們又說:「菲比都還是沒反應耶,那我們把臉靠近她一點。

幹,我心裡還在想「不要這麼胡鬧」的時候,我臉上忽然真的感覺到有東西用很快的速度倏地靠近我。然後,停留一陣子。麻麻的感覺。


那時候我真的已經醒了,因為我覺得一陣噁心,心想我不想做這種夢。

但我根本不敢打開眼睛,因為,第一,幹,很靠近耶!沒有必要這麼close吧,雖然也是沒有男朋友的生活,但我沒有飢渴到需要有人跟我臉靠臉阿!第二,幹,我真的是個孬種,我想沒有必要認識彼此了,真的。

那時候,我開始一直不停的禱告。上帝阿拜託喔,求求你讓我平安阿~阿彌陀佛~喔不是上帝阿,我是要跟你禱告,請你不要讓我害怕,也不要讓我睜開眼睛,我怕我眼睛撐不住阿上帝~~~求你來陪我~~~~

一邊禱告,一邊還不時的有想要念阿彌陀佛的衝動,真的是很錯亂。


那感覺一直都在,那時我想先扭動一下身軀,讓自己先真的振作起來。順便告訴自己那真的是夢。

沒想到,全身都無法動。緊緊的,無法動。我想大叫,想叫客廳的張奇威來救我。也叫不出來。

後來我費了一些些力,用力的往上突破........賀阿!終於有一種「石破天驚」、「衝破封鎖線」的感覺,「唰!!!」的我醒了。周圍是一片的漆黑。


幹,我轉個身,開燈。


門外,Kiwi還在打電腦,一切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我開始狂冊髒話,一邊說服自己靠做什麼鳥夢,一邊想說罵髒話可以避邪之類的。


【病急亂投醫】

隔天,我其實很想跟張奇威等人分享,可是因為張奇威比我膽小,她很排斥聽這種事情,加上我覺得如果不講,也許這件事就會像是一個夢一樣的不存在。所以,我想就先不說了。

那時,小椰子的朋友--感應少年何少--剛好因為丟履歷到我們公司,進入第二次面試的機會,因此我們有機會聊聊進入這個產業的一些準備。我們在MSN上聊著,聊到感應少年何少有「類陰陽眼」的能力。

菲比:「那通常你感覺到的時候,你會告訴你的朋友嗎?」
何少:「我通常是不會說的,因為我不會說謊,我也會希望我朋友不要再問。」

於是,我在這個情況下,忽然想跟他說我的夢。

何少:「幹,你這個夢,好噁心!」
菲比:「真的呴,那你有感覺到什麼嗎?」典型會「病急亂投醫」的愚婦問題。
何少:「雖然噁心,但我想,那應該..............是個夢。E N D!!!!

後面他不知道在激動什麼的打了個END然後還這麼多驚嘆號!幹,根本讓人更害怕。

菲比:「那你到底是怎麼判斷的?」
何少:「其實很簡單,人的感覺很敏感的,如果你進去一個空間感覺到『違和感』,例如進去就想出來,基本上就有可能。」

那時我心裡想的是,去客戶那邊開檢討會我也會進去就想快出來...去很臭的廁所我也會進去就想出來...看來「違和感」的定義,應該是因人而異XD。

菲比:「那通常你遇到了你會怎樣?我有禱告但好像沒用。」
何少:「喔,禱告很有用!我一定會禱告。然後再加上身體的扭曲。把它甩掉。」

說到這,我已經開始覺得,我不能再問下去了,越陷越深不是一件好事。



【一個人睡】

但從那天開始,我就開始無法自己在房間呆超過五分鐘了。卸妝的時候,就想速速的弄完然後跑出來風光明媚的客廳,也不敢看鏡子,嘴巴會想一直罵髒話。(靠背,那畫面看起來很像一個神經質的愚婦)

到了要睡覺的時刻,神經很緊繃。

第一天,我跟Kiwi睡。

第二天,我還是跟Kiwi睡。

第三天,Kiwi很早就下班了,她傳簡訊給我說她今天不回家。


我頓時有晴天霹靂的感覺。

因此那天,我跑去凱倫家睡。

到了第四天,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決定要一個人睡覺。MSN暱稱改為「跨出勇敢的第一步」。一樣是有點怕鬼的貴婦奈奈看到我的暱稱,還為我加油,說:「如果真的不行,就對它們大喊:『媽的,你們知不知道做這行很累阿!讓我好好睡覺!』」

有了大家的加油,我決定要勇敢自己睡了。

於是就開著燈睡。一路下來很安然無恙,倒是因為全身很緊繃,所以有快抽筋的感覺。



【明天過後】


在適應的過程中,也發生了一些讓人膽戰心驚的事。前兩篇文章「這世界上我最羨慕的東西」,因為我把床擬人化的描述,讓何少竟然來留言說:「有怪談的感覺。」驚嚇!媽的你連透過部落格你都可以感受倒是怎麼一回事阿!

於是我偷偷把內容稍微做了些修改。

晚上,Sunny就M我說:「ㄟ菲比,你改了那篇文章以後,我就上不去你的部落格了耶...點了好久都打不開。」

我只是很堅持的跟Sunny說:「是部落格壞在維修!!!一定是~~~~~!!」


當下我只有想到,「當你真心想要害怕的時候,全世界都會集結所有的力量來幫你害怕」,幹!



連續睡了幾天,開始淡化了恐懼。我說,我想把這件事寫在部落格上。

何少:「這種事我覺得不要亂寫耶。」
菲比:「靠背,為何?」
何少:「因為就像如果你跟我說,你要寫我的事,我也會想去看看你到底要寫啥阿...」

說得對阿...極有道理。

ㄟ不不...不是啦!我只是覺得,何少實在將它們描述的很人性化耶,你應該去當司馬中原阿!



幾經掙扎,我還是決定寫了。

因為如果都這麼害怕了,沒有紀錄下來這瘋狂的一週,一路上這麼神經,那真是太虧了

而且不管你有沒有在看我寫啦,拜託你:

我是好人,而且我這一行真的很累很需要睡覺!
麻煩讓我好好睡,我們互相體諒一下,拜託。阿們。



【後記】

後來,何小虹成了我們家的新室友。

他那天來看房子特別來看我房間,他環視一週,走出房間後說:「嗯,很乾淨。」


過五秒,

何少:「但我剛剛沒看天花板,你要不要我再進去看一次??」

菲比:「不用了!!(急忙把他推開)」


所以說,這篇文章為什麼要叫做「感應少年記事」而不是「少女」。這是寫給感應少年何少的阿。

以後這將是我們的生活公約:「能不講,就不講!」



即便菲比很愛問.................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2008年3月19日

【預告】久違了,部落格!

01.

這幾天因為發生了一些事,都沒寫部落格
  • 做怪夢,怕鬼怕了一週。
  • 遇見也是信基督教的感應少年,聊了很多關於怕鬼的事(對不起耶穌,真的)。
  • 家裡有了電視,每天都喜歡看電視,好像把八百年的份都要看完那樣的熱切。
  • 工作史無前例的忙碌,每天都好像忙到快要發瘋,但很快樂。謝謝精準的伙伴。
關於前兩點,雖然恐怖,但我想另開一篇文章來紀錄。雖然這真的很違背基督教的教義阿。不過,一直自責的我,在跟感應少年以及篤信基督的小宇討論過以後,我覺得信仰還是存在,而且會是讓人用正面一點的心態去看這類的事件,會比較健康一點。

菲比到底夢了什麼,讓張奇威必須每天都要陪她睡覺?小宇到底說了什麼,讓人在害怕中有了一絲絲的溫暖?感應少年何小虹到底跟我說了什麼禁忌,讓我寫這篇文章的現在綁手綁腳連詞都很難選...

下篇再跟大家分享。


02.

謝謝大家的關心(有感受到),我很好,沒寫部落格的時間腦子還是有在動,也依然開心活著。不要再責備我只顧著寫Twitter。
03.

其實不管誰當選,我都希望台灣能逆轉勝---過得更好、每個人也對這片土地有更好的期待...

不要因為新聞或政治,影響了對台灣的期待。

今天令我驚訝的是,蔣爆龍在考慮今年要不要回高雄投票時,他說:「阿扁當選了兩次,沒想到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好像也沒必要這麼沉迷政治了。我決定不回去了,我要省錢、陪我女朋友去剪頭髮。」真是很不像他的觀點。

但對阿對阿,無論誰當選,知道大家都會認真生活,這樣一想,這場選戰也沒這麼沈重啦。


04.

但我真的喜歡這句:台灣值得美好的承諾。

喔!!

05.

那天,Dean跟凱倫、我很用力的解釋某客戶的產品。

Dean:「因為這是一種抗血小板的藥...」

為了更瞭解客戶的產品,我跟凱倫開始認真做筆記。後來凱倫湊過來看我寫什麼,然後回去改了一下字。

我用眼角餘光看凱倫在改什麼...

只見凱倫笑著說:



「我寫成...................『看』血小板的藥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到底是要看什麼阿!!!!

其實,我們還是很專業的,只是我們一開始,一定要用一般消費者的角度去想這商品,才能知道怎麼跟她們溝通阿~~~~XD




06.

這篇好零散!

但是,很爽!我要認真寫下一篇專題了!關於一個感應少年的記事!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2008年3月17日

夢想


有夢的人眼睛裡炯炯有神。我的是?

那些


其實就像,人生中意外的小插曲。沒有什麼好遺憾觀望的,只是回歸原位。

2008年3月5日

這世界上我最羨慕的東西

【因為何小虹說我這篇像怪談,我決定把床的部分做些不那麼擬人化的修改----難怪我這幾天都做惡夢!!!!!】



床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依依不捨的朋友。黏我最緊的朋友。

羨慕床是因為,我一大早匆匆忙忙出門上班,此刻回頭看床,床在房間裡靜靜的躺著,好像以前小時候上夜班的媽媽,剛伺候完小孩去上學,在小朋友踏出門的那一刻,她正準備要上床睡覺了的安詳。

我在辦公室鬧烘烘的忙著的時候,猛然想起我的床,很閒適的賴在窗邊曬著午後的太陽。

我想我大概是因為羨慕床隨時隨地都在睡吧我。

電風扇

我覺得電風扇有一種「人」的fu。

小時候我都不太敢跟電風扇獨處,總覺得他在看我。如果按下去,他開始轉動,我就會覺得他在搖頭。他不動的時候,我覺得他隨時都會動。

但也因為這樣,不敢在他面前挖屁股或挖鼻屎之類的。難怪每次用垃圾袋把電風扇罩起來,我都覺得好像在做壞事。

我應該是羨慕他有一種可以冷眼觀察人生、洞悉人性、甚至有嚇阻作用的姿態。

(但說到這,忍不住要跳tone的說:王丁丁以前示範過一個「電風扇」的笑話,很~~好~~笑~~~XD,下次應該用拍片的方式紀錄起來跟大家分享。)



想不出其他的了,改天再補充。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2008年3月4日

有志青年趴‧誰來參一咖?

本文更新最新參加者,於2008/3/5 12:42

是這樣子的,因為吾友碼特、Twitter、部落格的關係,敝人菲比最近認識了很多好朋友,大家常透過Twitter互相交換生活點滴。

最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竟然聊出了一個idea....大家覺得可以找個地方,一起坐下來喝喝酒、聊聊天、煮點東西吃,而剛好菲比因為搬家大掃除後,終於擺脫了「蓮花女」的稱號,家裡乾淨的哩,於是積極申請(蒙大家有眼光)這樣的聚會可以在我們家舉辦(比北京申奧還要積極)...

於是就決定在3/29如此光輝璀璨的日子舉辦一個.... 



(天哪,臨時用小畫家畫一個「有志(痣)青年」,
本來想說可能可以像楊丞琳阿,沒想到變成麻吉了,
大家不要因為這樣就不來!!



總之,菲比跟人稱 好神J的Mr. J 聊著聊著,聊出了一些活動,怕太複雜,在Twitter上說很分散,因此我們想想還是開了篇文來做為討論留言的地方。

那麼關於這個聚會相關事宜,就先PO在這邊囉!





時間
2008/3/29 青年節 (週六) 下午17:30 開飯

參加條件
  1. 每人需帶一道(份量堪稱足夠的)菜來。所以有需要做菜的人,記得提早一至二個小時來開工阿。
  2. 但如果只是要煮水餃的人....恩,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早來阿我想,提早半小時就可以了。
  3. 有想到什麼菜色,可以先留言在本篇文章中(不來恩會帶紅酒囉)。我不想當天吃六盤水餃阿!
  4. 每人請帶一份50元上下的小禮物(買貴了並不會退款喔),餐後會有抽獎活動。禮物主題:「有志青年」,凡符合此精神的皆可。
  5. 已經有人說要帶「正記消痔丸」了...
目前確認參加人
Madmadmatt、不來恩、不來恩閃光系好友、好神J的Mr. J、菲比的室友 Kiwi、菲比、走出獄大哥路線的小翔、聽說很闊的闊爺(TBC),共8人

你也想參加?
想補報名的,也可以留言給我!


以上
有什麼想法或趣味活動內容可留言討論喔,
也請大家先把想帶的菜色留言在本篇文章(連結會放在公告區)!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

2008年3月1日

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預見長大的回憶

每天到了臨睡前,在床邊點了小燈寫下今天發生的種種,是我一天中最愛的時候。

今天的標題有點長,但這表示我的心很滿吧,哈哈。這幾天沈浸在小學回憶裡,實際見到小學同學後,發現回憶一直不停的在前進,甚至改變。

那年的男孩一個一個變聲了,「長大」的感覺源源不斷。回憶長大了,我們的心也長大了,這是溫故知新的一天。

01.

今天天氣很好,我跟小學同學去看了一直很想看的【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

這是一部關於奈良美智的紀錄片,看完以後,心裡會充滿50%繼續抱著夢想、向前走的力量。

裡面一個奈良粉絲--韓國一位七歲小女孩賽荷說的話讓我印象深刻:「每當我悲傷寂寞時,我就會想起奈良美智。」她謝謝奈良美智,讓她感到快樂,讓她願意勇敢追求她要的東西。

七歲小女孩究竟懂什麼?她有夢想嗎?

回頭想想你的七歲,也許那是夢想最豐沛的時候。

總之,賽荷的故事,在整部紀錄片裡,帶出了我們對於「夢想」的想像。

奈良美智在做畫時,是無意識的。他說,也許當他有意識畫畫的時候,畫出來的東西就會更漂亮。但雖然他無意識的畫著,那些卻可能反映出他最真實的內心。

所以人家問他為什麼畫這,他也說不出所以然。創作的一切,似乎這麼自然。

說真的,這不僅僅是藝術,有時候,我並不覺得「成功」一定要有什麼了不起的原因....但有時候說不出來,似乎就不怎麼成功了。這是職業病嗎?


02.

後來跟小學同學去吃飯。

他說:「妳都沒變高耶。牙齒變整齊了,髮型都沒變。」靠邀,小學就178公分的他,現在就算長到187,長大的比例也沒多多少阿,是得意什麼呢???而且牙齒!!!!說到牙齒!!!!我小時候有爆牙嗎???

Anyway,我們聊了很多其他同學現在的近況,有令人傷心的、也有令人驚喜大笑的。

聊到體育課劉乃機有三次蛋蛋危機,聊到以前隔壁班的女生有多正,聊到以前的老師有多急。這幾天因為部落格有在複習,加上佳勳也是記憶力強、消息超靈通的人,有很多新資訊補充,所以這部分的話題多次令我們捧腹大笑!

回憶源源不絕,但我總會問:「那這個XXX現在怎樣了?」

他知道很多同學的狀況,他也跟部分同學都還有接觸過,所以我們互相update知道的最新訊息。但其中一兩位其實很熟的同學,卻莫名斷了音訊,不再聯繫了。

原來佳勳跟劉乃機有一樣的觀念:「後來不敢太關心同學,因為當知道同學過得不太好、又幫不上忙的時候,其實會很難過。」

但不關心,同學的生活也不會就因此轉好阿....


我想是,有時候我們會選擇逃避一些虧欠、逃避一些自責、或逃避讓我們自己感到悲傷的moment。長大了,一路上遇見一些令人難過卻無法阻止的事,總以為躲起來、不去想、或不知道,也許事情就像不會發生。

究竟是時間把我們的勇氣磨損了,還是把溫暖給覆蓋了?

記憶仍是溫暖的。今天我腦中其實一直浮現著那年我們在操場上奔跑的樣子。即便我們都長大了,談論著生活、談論著那年笑開懷的同學家中發生的種種令人難過的事,但我相信我們彼此關心的溫度,和面對悲傷的勇氣,都還在。

人生不停的來,快樂與悲傷都會不停的來,我看到你們都很勇敢的面對自己的快樂與悲傷的人生,忽然間我覺得,我也一定要勇敢起來。

「你快把XXX的電話找出來阿!至少也要知道她最近的狀況阿~~~」

這是我們最後的結論。這跟最後的甜甜圈一樣溫暖。




回到家以後,忽然找回了一些動力,我拿筆記下下週要做的種種事情,我發現:

無論從何時開始、無論這中間我們經歷過多少起伏,讓自己過得更好,就是不愧對回憶的好方法。


因為可以讓朋友真正放心,讓回憶又鮮明起來。

我會的,我們都要過得更好喔!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