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6日

請問幾位?

01.

今天跟Kiwi去吃豬排飯。吃到一半,門口走進一對夫婦,丈夫胸前還背了個小孩子,看起來約莫是一歲的孩子,很小(在爸爸的懷裡顯得很小),在睡覺。

店員走過來問:「先生,三位嗎?」

爸爸不敢大聲,只敢用手勢略略的比,並小聲的說:「兩位」。

也是啦,畢竟一歲的小孩那能吃什麼豬排飯!這就像當你吃簡餐吃到只剩骨頭的時候,服務生走過來問說:「還要用嗎?」你也會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還有什麼能用?」

但Kiwi聽到以後笑了,覺得這爸爸很可愛。

只是後來我忽然想到,如果換個方式...

 

店員走過來問說:「先生,兩位嗎?

爸爸不敢大聲,只敢用手勢略略的比,並小聲的說:「三位」。


這樣,好像又是另一個可愛的故事了。


02.

小椰子跟我說:「好久沒有看到你牽男人的手的樣子了喔。真是又奇怪又高興的感覺。」

我的媽阿,這句話真是打到我心裡去了。深深地,在感動。

不是因為我牽男人的手而感動,畢竟一直強調自己空窗很久這不是很貶低自己的身價加上觸自己楣頭嗎?真正讓我心裡軟了一下的是椰子口中那句:「又奇怪又高興的感覺」,讓我感覺得到朋友對我的關心。

為什麼「奇怪」?我猜也許是因為:我真他媽的單身太久了,距離上次牽男人的手也有兩年之久,媽呀(靠邀,又忍不住強調),連他們都覺得視覺上有點「需要適應」

為什麼「高興」?這大概是一種朋友的默契。

記得我每次失心瘋,就會瘋狂傳簡訊給這群姊妹淘,五分鐘內就會收到她們一個一個在台灣各地的回覆:

在高雄的李泰屁:「上阿!快上!」
在嘉義的小椰子:「喜歡就快去~我們會支持你!」
全台各地跑的小龜:「直接撲上去!」

我們總是交換著自己生活的近況,但聚在一起眼睛裡感受到的那瞬間還是會撼動一下、為彼此開心。就像我看到小龜和宗德開心的笑,就像我看到小椰子和舞村靦腆的笑,就像我看到李泰屁跟我分享新對象---那瞬間的放心和開心

朋友間的關懷,好像就是這麼樣的---輕輕淡淡的,但必要時又火速又全力支持。



不曉得這雙手會牽在一起多久?但是,我很確定:因為有你們,我知道我永遠都不會是一個人。


椰子團長,我也會隨時、永遠的效忠妳的!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